这注定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因为文文的眼泪已经化成满天的雨滴。 全身赤裸的少女倒吊在天花下,身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 面前的曾经是文文最爱的人仍然不肯停手,歇斯理底的在抽打她。 文文只能在心里哭喊,嘴巴却被紧紧塞住。 肉体的疼痛让她几乎晕厥,心灵的创伤让她崩溃。 当爱结束,一切都结束。 第一章两年前,南京某大学校外的网吧。 一个女生在网吧上的电脑打下: 「今晚有事, 我要走了。 」她叫文文,平时只是个很普通的女生。 QQ上一个叫「风神」的网友打出一句: 「又走了!每次都在『网调』, 能不能真正的做一次。 」「以后也许可能吧。 」文文打出几个字, 心中低声说: 「绑起来随你玩, 凭什么你当我是白痴啊?」文文在校外租了间公寓, 离学校很近今晚和朋友们一起参加学校的元旦舞会, 她抓紧时间到公寓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了点淡妆。 今晚学校篮球馆临时改成舞厅,稍加打扮的文文在摇曳的灯光中显得娇艳动人。 「别老坐着,来嘛,一起跳舞。 」在舞厅里,文文拉着她的一个好朋友。 「不了,我不会。 」男生叫徐夕,相当腼腆,今天是被大家一起拉来的。 「真没劲。 」文文走入舞池中央,伴随着强劲的Disco舞曲, 开始扭动身体。 「徐夕,文文生气了,你还不过去。 」和文文同行的女生阿丽说。 「我真的不喜欢跳舞。 」徐夕说。 「能一起跳吗?」舞池中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问文文。 文文认出是沈强,校足球队前锋,同班同学, 一个普通朋友。 「一起来吧。 」文文说,更加疯狂的舞动。 沈强伴随着音乐勐烈跳摇头舞。 大家都被他们带动了。 而文文和沈强就在舞池中心,就是今晚的主角。 「如你热爱我,最心爱是哪些,如果心底的我是狂又野, 还爱我吗继续爱多一些......」文文和沈强似乎融入这个郭富城的曲子, 踏着合拍的节奏舞动身体互相挑逗完全就是一对伴侣。 舞动中,回头看到了徐夕一脸不悦的离场,文文只是继续完全融入了舞曲, 继续放纵自己。 灯光变成了连续的闪烁,文文和沈强靠得很近。 沈强突然亲了文文的一下,文文毫不犹豫回手还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一切都被掩盖在闪烁的灯光和轰天的乐声中。 曲终人散,文文和阿丽离开舞厅。 阿丽说: 「文文,我从来没想到你跳舞那么好呢。 」文文说: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今天玩得真开心。 你呢?」阿丽说: 「我也是。 徐夕好像生气了。 」文文说: 「管他呢。 」「他不是你男朋友吗?」「谁说的, 他是我男朋友?我才不要那么呆的男朋友呢。 」「可是你们关系那么好,他好像很在乎你哎。 」「阿丽。 爱是要有感觉的。 bye,我走了。 」「喂,你又不回宿舍睡啊。 」「宿舍我睡不惯,我还是到公寓去。 」文文一个人走出校门。 「等一下。 」有人喊。 文文回头,是沈强。 「是你!」文文没有好气,「想向我道歉免了, 刚才的事我忘了。 」「谁说我要道歉。 你当着那么多人打我。 文文警惕的说: 「那你想干什么?」「我相信, 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说什么?」文文有些害怕,不知沈强到底在说什么。 沈强突然抓住文文的手,拉下文文的衣袖, 露出文文手腕上面淡淡的淤痕「这是什么?」「我不小心碰伤的, 干你什么事?」虽然极力申辩但最大的秘密被沈强发现了, 文文如同被人点穴浑身不能动弹。 「『静静的港湾』是谁?谁喜欢躲在公寓里绑自己?别人面前扮Cool的你还是网路上的你才是真的你?」「你到底是谁?」沈强嘴里吐出文文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 「风、神。 」「你是风神?」没想到这个自己吐露很多秘密的网友原来竟是自己身边的朋友, 文文知道已经无可抵赖了「每个人都有秘密, 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拜托了。 」「我一定会保守秘密,我能不能追你。 」「不行,你很优秀,不过我还不想谈恋爱。 」「那就答应我一件事。 让我绑你一回。 」文文沈思了一会,虽然很危险,但除了答应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咬咬牙, 说: 「就一回,除了绑不准做别的事。 」「好的。 什么时候?」「现在。 跟我来吧。 」文文把沈强领到自己在校外租住的公寓, 关紧门窗落下窗帘。 文文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捆麻绳递给沈强。 沈强重重咽下一口口水,要伸手去接。 文文把绳子藏到背后, 说: 「保证保密?」「保证。 」「只能绑,不能做别的。 」「保证。 」「拉勾,不许反悔。 」文文伸出一个小拇指。 沈强笑着和文文拉勾,「好了,我说话算数。 」沈强迫不及待的从文文手中抢过绳子, 把文文两手扭到背后。 文文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害怕,但也不做反抗。 其实文文也非常期待有人绑她,但在这种情况下受绑, 除了恐惧还能有什么?沈强发现绳子很长 展开把绳子对折在文文手腕处打了一个紧缩结, 绕几圈绑紧;往上拉把文文的手背到最高在后颈高度打了一个结, 两股绳脖子分别从前面两边穿过腋下回到后背然后在文文上身上下绕了两道。 沈强用力收紧绳子,虽然文文的乳房只有普通的B, 但在绳子的作用下一下变得丰满坚挺。 沈强在文文腋窝下打结,把文文的绑得更紧。 「好了吗?不要那么紧。 」文文感到唿吸有些困难。 「好了。 」在文文胸前打完最后一个结。 沈强用欣赏展品的眼光看着黯淡灯光下的文文。 文文穿着漂亮的舞裙,化了很淡的妆,满脸通红的背手站着, 唿吸急促隆起的乳房微微起伏,「你真漂亮!」沈强觉得现实中受虐的文文比照片、电影上演员动人多了。 文文知道自己现在样子就像个AV女优,这样下去谁知道沈强会怎样。 她哀求道: 「别看。 可以放我了吗?」「转个身,走两步让我看看。 」真是过分的要求!文文气不打一处来, 说: 「不我只答应让你绑,绑好了就快放了我。 」「你不是说希望吊在操场上任人欣赏吗?」「这只是胡思乱想, 哪能当真的?」「现在只要你走两步给我一个人看而已 你让我绑一次可没说绑多久。 你不走,我就不放你。 」「怕你了。 」文文背着手很难过的在房间里走。 心里想着: 「凭什么要让你看?」房间不大, 文文很快走一圈「行了吗?放了我吧。 」「不算。 你像模特一样走猫步。 」「你!」「走不走,再拖,到11点宿舍就关门, 到时我只好在你这过夜了。 」「坏蛋。 我走好了。 」文文很难过,但为了让这种事情尽快结束, 只好答应做了一回SM模特在房间里轻盈的走了一个来回, 屈辱的向眼前这个可怕的人展示自己婀娜的身材 「好了吗?喂你在干嘛?」文文表演完, 但沈强似乎没有满足的意思还去开自己的抽屉, 「哦你还有那么多绳子。 」沈强拉开文文刚才拿绳子的抽屉,「看来用一条绳子绑你你肯定不过瘾。 」「没有这回事。 」文文发现自己的抗议没有任何用处,沈强用一段不长的绳子绑住文文双脚。 还准备用一股绳穿过文文胯下,「不行,绝对不能绑那里。 」看到沈强要对自己用跨绳,文文几乎要哭了, 「如果你敢绑我就喊了......大家一起死。 」沈强看着文文含着泪水的眼睛,也害怕真的把她逼急, 说: 「如果你肯在房间里跳两个来回!我就不绑了。 」「我跳,你这个混蛋!这是最后一个要求。 以后不管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了。 」文文擡头看看墙的尽头,弯下腰,向前跳了一小步, 几乎跌倒。 稳一下,继续往前跳,一次只能跳20公分。 在沈强眼中,文文吃力扭动着身子,楚楚可怜的样子, 每次跳跃晃动的乳房都是莫大的享受。 「呀!」文文失去重心,叫了一声,沈强一个大步冲上去, 在文文落地前一把将文文搂到怀里。 「你欺负我很久了,可以完了吧。 」灯光下,沈强凝视着文文泪汪汪的眼睛, 说: 「你真美。 」沈强在文文睫毛轻轻一吻。 「你......」文文因气语塞,侧脸躲开, 「你不能横了吧。 」沈强又吻了文文脸颊,「就是一会儿被你打死, 我也要吻你第三下。 」沈强抓做文文的头,深深吻文文嘴唇。 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侮辱,文文的泪水终于像泉水一样不可抑制的涌出。 「我爱你。 我真的想你做我的女朋友。 」看到文文痛哭,沈强才真的慌了,试着擦文文的眼泪。 「给我松绑吧,求你了。 」沈强也觉得过火了,去解开绳子,却发现居然打了死结。 「咚咚咚。 」这时有人敲门。 沈强的心眼吊到嗓子, 想着: 「什么人, 如果文文说是强奸我就完了。 」「文文,刚才是你喊吗?」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房东太太。 」文文压低声说, 然后大声对门外说: 「没事, 有只蟑螂......打死了。 」「这么冷的天,哪有蟑螂,都几点了, 把人吵醒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听着房东太太唠叨着离去。 两人长长松了一口气。 文文告诉沈强的抽屉里有刀,沈强用刀割断文文身上的绳索, 「对不起你在网上说你喜欢被绑,我不知道你会那么反感。 」「我是喜欢,但最讨厌被强迫。 你故意在网上和我聊天抓我把柄,是处心积虑的要欺负我。 」「不是的,我想做你男朋友。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两年了。 一次在网吧我无意看见你在聊天,记下了你的QQ, 本来想了解你的内心深处。 没想到......」「没想到什么,想说我变态吗?」「没想到你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人。 」沈强想再次亲文文。 文文推开沈强,「很晚了,你走。 其他事......以后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