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妻子,奶子暴大,屁股又圆又翘。 妻子是一个护士,每天晚上都很晚回来,最近他们医院要搬迁了, 所以每晚都要加班。 今天已经是两点了,妻子还没回来。 偶尔妻子会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 一定是还没有下班。 快1点了妻子还没有回来,我决定去医院找她。 来到医院已经是2点了,由于要搬迁医院里几乎没有人, 今天上午妻子说就她一个人值班。 我看到一个病房的灯还亮着,心想妻子肯定在那!我上了楼, 来到病房的门前从门缝里一看,妻子果然在里面。 还有一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和一个照顾他的男孩。 妻子正要给男人打针,这时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男孩一下子报住了妻子的腰,扔到了另 一张床上, 兴奋的喊道: “大哥快,终于可以操这个骚货了!”妻子吓的瘫在了床上,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男人从床上起来, 淫笑着说: “老子好久都想干你了, 小弟你先来,狠很的干她!”男孩把妻子按在床沿, 双手颤栗着按在一颗男孩上那颗男孩钻入迷你窄裙底发出“啾啾”声, 看样子是在吸食妻子的小穴。 可恶的男孩!见到这光景令我既震惊、又愤怒。 妻子怎能和那个男孩干这种事?男孩两手抱住妻子的臀部舔穴, 丝袜和黄色丝织的内裤已经被褪到脚踝上身的浅绿色套装也被剥开露出优美弧度的香肩, 挺突的酥胸还罩着快滑落的黄色胸罩。 “哼……哼……喔喔……哼”妻子闭上双眼轻声唿喊。 柔亮的长发飘逸着,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 任谁也看不出清纯的妻子有淫浪的行为。 “喔……喔……不要进去……你的舌头 ……”听了妻子轻细的求饶声, 可恶的男孩反而嘻嘻地抱紧臀部用劲上去。 “哼嗯……哼嗯 ……会受不了……喔……”眉心渐渐蹙起, 妻子的神情紧张。 “喔喔……不要……不要这样 ……哼嗯……受不了……受不了了……喔……嘎啊……”一声长唿, 妻子软软地趴向那颗男孩长发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脸。 清纯的妻子竟然张腿站着给那种小男生舔出性高潮。 男孩赶紧撑住她身体,淫淫地笑着腾出一手, 把两只手指放进嘴里。 妻子被男孩扶住腰,两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 忽地男孩伸直两指迅速戳进妻子的下体……“嘎啊……痛……”突来的攻击让散着发丝的妻子挺直了腰肢, 黄色的奶罩掉落在地板上。 我瞪大了双眼盯住妻子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 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红葡萄。 男孩接着残忍地来回转动手掌,好像在拴螺丝钉一样。 我看见妻子面色痛苦地仰着脸,修长的双腿在颤抖着, 十指抓紧了男孩的肩膀。 “嘿嘿嘿……”男孩淫笑着。 看见男孩这样淫虐妻子,我真想冲进屋里救她。 就在这时男孩的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 是妻子的淫水。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骚货, 平时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就想干你!”淫水如泉涌出 像蜂蜜一样从男孩手掌滴落到地板。 男孩的话令我讶异,难道清纯的妻子是个淫荡的女人吗?男孩的手指开始上下抽送, 妻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男孩的肩上让男孩用力地插 脸向着天花板轻轻浪哼着。 “看吧!你的穴挟得有够紧了!”唧唧的水声从迷你窄裙底传来。 男孩有时插尽指根转动几下然后继续抽送,有时他像是在挖扣妻子的阴道, 有时又像是在搅拌。 妻子穿着迷你窄裙的屁股还会因为男孩的动作而抖动。 男孩的手指在妻子的下体不停蹂躏了几分钟后, 妻子又是“嘎啊”一声身体软倒了下来,跨坐在男孩的左肩休息。 我看见妻子那象牙白的丰满乳房软绵绵地压在那颗男孩上。 这时男孩拉出自己的阳具,顺势起身捧起妻子的臀, 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就插入了妻子的体内。 男孩站着干,妻子的两脚也缠住他的腰, 爬在男孩身上一下下地挨着人干她。 由于妻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双乳就放在男孩上晃动。 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洁白宽圆的玉臀,嘴里吐着听似凄绝的淫声。 淫水还不断从臀沟中滴出。 房间里的妻子被男孩捧起屁股用力干着,亮丽的长发也很有弹性的飘扬着。 过了几秒,耳里还听见妻子“嗯嗯”的浪叫声, 就像贴在我耳边一样而且还嗅到妻子身上的香水味。 我犹豫了一会,擡头一望,原来男孩让妻子双手按在床上趴着, 男孩则是抱紧了美女妻子的臀部加速干她。 我看见妻子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 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纯的美女妻子 如今却眼睁睁看她放浪地任由男孩奸淫取乐。 男孩干着,一只手扶着妻子的腰,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妻子的大奶子。 男孩就在我面前奸淫着我的妻子,在我眼前的是肆虐妻子阴户的丑陋阳具。 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妻子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