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一天的混战杂交蹂躏,当司机大哥送我回家后,我什么也没有梳洗就沉沉的睡去。第二天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给吵醒,一看时脉,哇!快接近中午了,要不是这门铃声我自己都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谁阿!一早就来打扰人家的美梦?」我拖着疲惫的身躯,随手套了一件红色丝质的睡衣,就去开门一开门就被一双黑色的大手给紧紧抱住,还被一双湿润的唇吻上。「宝贝!睡的好吗?想不想念我阿?」原来是司机大哥,在他亲吻我的同时一双手也没停着,不停的恣意的在我身上游走当他把双手拨开我的睡衣往下摸去时,突然他发现-什么似的大叫。『欧,你昨晚没洗澡阿,身体上还留着我的精液,是不是舍不得洗掉阿,哈哈哈!!!』说完就把我抱进屋内,随脚就把门关上,我用手比了比浴室的方向,我俩就这样一直亲吻到了浴室,他轻轻把我放下来然后还体贴的开了莲澎头让温热的水打在我的身上,顿时我感觉到非常的舒服,精神也慢慢存回过来,他站在门边看我在洗澡,就问我说,吃过早餐没,我去帮你弄点东西吃。 我说了声「谢谢!冰箱里面的东西,你看会弄什么我就吃什么。」我让温热的水打在我的肌肤上,挤了点沐浴乳涂上全身,我开始回想昨晚所发生的一些细节,这群司机大哥们是如何地吻遍我身上每一片肌肤,如何用粗大的肉棒攻入自己的樱口小嘴,然后不断的把精液注入自己的小穴以及屁眼,又一次次的带领自己超越高潮的极限达到颠峰,我开始的用手不停的压迫自己的乳房,那柔软的感触彷佛电击般刺激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出自己蜜穴的淫水已经如泉水般泊泊的泛漤,我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用力搓揉。 「啊…好舒服…好想要…嗯…嗯…嗯…」「啊…真舒服…还要…啊…快一点给我…在用力一点…」我半张开湿润的嘴唇,像蛇一样伸出舌头,顺着舌尖流出的粘粘唾液,湿润雪白的脖子,我开始逐渐加强柔搓的力量,快感也随之强烈,从乳房下面产生快感的涟漪,经过柔软的腹部,到达茂密的森林,提起屁股左右摇摆,快感变成电流在体内流动。「啊~~~~…………啊~~~~~…………啊~~…………好舒服哟~!………唔……唔………唔~~……唔……对~~……对…喔~……喔…喔………喔………天啊~~………真是…太舒服了……喔…喔……喔…喔……唔…唔……唔…唔…」我用手指拨开那早已经湿淋淋的肉缝,用手紧压着阴唇,这样一来就完全暴露出我最敏感的阴核,用右手的中指对中央的裂缝,食指与无名指放在大阴唇的根部手指开始来回摩擦,当我伸手由下往上触碰到肉缝上端的阴核时,这时爆发出勐烈的快感,我不禁把身体勐向后仰。「啊~~……啊~~~…………啊~~~………啊~~~………啊~~~………啊~~…………对~~……对~~~………就是这样………唔…唔………喔……喔……喔…喔………太棒了……喔…喔……喔…喔……喔……唔………我……我……好像………要死了………唔……唔…唔……唔……啊~~~~~…」由于我沉浸在自己的快感,哼生也不自觉的变大声了,或许是我叫的太大声了,把司机大哥给吸引进来了,他见到我这副淫荡漾,不禁大笑失声。「看你似乎还没办法达到高潮,我来帮帮你好了。」 他用粗壮的双手,一手就把我抱了起来,随手拿了条毛巾擦了擦干我的身体,就把我抱到了餐桌上去了,当然他的手指也没安分,他的手指一直插在我的阴户内,继续刺激着我的G点。「我弄了点生菜沙拉,正愁没找不到酱料,看来似乎我找到了。」我猜想的到他指的酱料是什么,那就是我的淫水,欧!这吃起来将会是什么滋味?想到这我不禁又兴奋起来了,他把脚跨到椅子上,用一脚支撑着我的身体,然后把生菜沙拉的整碗放在我的下体,从小穴所流出来的蜜汁,正好可以全部滴进碗内,他的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此时的我感觉到一阵舒麻感。「啊~……啊~……唔~~……啊……好快活~……唔~~……真棒……」「快一点…在进去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欧…不行了。」此时我的阴核因兴奋膨胀到最大限度,包皮已经包不住变大的阴核,露出的阴核已经充满了血,司机大哥的手指在我的小穴里面叽咕叽咕地进出,淫水也不断地流了出来,手指也因沾满了淫水而发出光泽,他知道我快要达到高潮了,便加快了手部的动作,同时另一只手也顺手拿起沙拉碗中的大黄瓜,拿到了我的面前。「怎么样啊宝贝,是不是想要把他插进你的小穴穴啊,帮你止止痒啊。」「快…快…快…给我…给我插进去。」他先把大黄瓜在我的阴道外面来回的摩擦,欧,真是太刺激了,大黄瓜表面的粗颗粒把我弄得受不了了。「你还在等什么啊…快点把他插进我的贱穴里面…大力的给我插进去。」「没问题…这就来」他二话不说,开始大力的用大黄瓜插我的阴道,一下就把它顶到最深处。「欧,好充实的感觉,好大,这个好大,我的小穴被塞的满满地,好~~…快…快…抽快一点…插深一点…在进去一点…对…就是那里…欧…不行了。」「啊~~……啊~~……啊……啊……好快活~……快……快……对~……让我丢~……让我死~……唔……唔…唔…唔…唔~……对……就是这样……快……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喔~~……喔~~……啊~~……啊~~……啊~~……啊~~……啊~~我要丢了~~……我……要……丢……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大哥听到我接近疯狂的嘶吼时,加快了抽动速度,而且每一次的插入都插到了我的花心,突然,噗,一声,他把大黄瓜迅速抽出了阴道,我的阴户喷出一股淫液,流得我双腿都是,我那因高潮而流出的爱液一下子全部都倾泄出来,我的身体阴高潮而不停地颤抖,淫水把生菜沙拉的碗快装了一半,高潮之后,我趴在桌上,把手伸到阴户,把手指插进去,然后拿出来,贪婪地吃着手指上的淫液,我很喜欢这个气味,我满足的深情看着大哥,说道︰「亲爱的,你把我弄得好舒服欧」「你叫的也好淫荡欧」说完拿起大黄瓜就喀喀喀的吃起来。「配上特殊酱料的,果然比较好吃,你也饿了吧,吃些生菜沙拉。」或许是我真的饿了,拿起那碗生菜沙拉就往嘴里送,一股骚味扑鼻而来,但我却吃的津津有味,因为我真的是太淫贱了,最后我不但整碗都吃完,而且连淫水都舔干净,原来生菜沙拉还可以这么吃啊,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过,以后我都要如此吃它。等我吃完了以后,大哥问我说︰「昨天我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啊?」「什么事阿?我完全不记得有答应过你什么事!」「就是要来我们车行当啦啦队长阿。」「欧,原来是这件事阿!」我的思绪飞快的转动,我刚毕业又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也碰不少钉子,眼前有个工作机会,我该不该把握住呢?回想昨天夜里,也不知被多少的男人用大鸡巴轮奸我的骚穴,光想到这就会让我兴奋的不得了,对,我就是这么个十足骚毙了的淫娃,我喜欢这样的游戏,而大哥他那里有数不尽的男人,也有用不完的鸡巴,我想怎么被玩都可以,而且还可以赚钱,不会被人白玩,恩,就这么决定了,但是我摸摸我的下体,可怜的阴道及屁眼,经过一晚的混战,约略有些红肿与疼痛,如果真的每天这样玩那还得了,不行,一定还要有配套方案。想着想着,一个念头划过我的脑海,我开口对大哥说︰「我想好了,我愿意去你那里担任这个职务,但是我有几个条件。」我起身在他耳朵边讲了我的想法…嘿嘿,我的条件很简单,要我去上班可以。第一、 我要抽业绩,每天业绩前三名的司机我抽5,当然我会做出回馈,他们可以享用我的身体,但是由我决定用口、阴道还是屁眼来让他们享用。第二、 若是每个月整体业绩成长,我还要再抽10,当然我这个回馈就不同了,我会举办狂欢party,全公司所有的人可以干我,如同昨晚一样,只要我身上能找到的任何洞都随他们使用。不过party结束后,我可能要休个几天假,哈!哈!哈!「你接受吗?」「没问题,太好了,有钱大家赚。」「今晚我就招集所有的司机回公司宣布这个好讯息」接着,他拍拍我的屁股说︰「宝贝,去把自己弄干净」「弄干净后,我要看到穿得像个婊子一样。」我说︰「好主意」然后淘气的笑了笑,说道︰「给我一个半小时。」「但是在那之前,我因该先为你来一次口交呢?」「喜欢男人射精在的嘴里,然后把它们吃下去?」我兴奋的回答︰「这样做让我觉得很淫乱,淫乱让我兴奋。」司机大哥笑说︰「宝贝,用力吸我的,我会用我的精液好好喂饱你的。」我走近了他,扶着桌子,弯下腰来,坐在他的腿上,用我的身体磨擦他的身体,然后开始动作,我用抚媚的眼神看着他,将他的拉链拉下,脱下他的裤子,准备含他的大,当我用温热且柔软的唇叼住他的龟头时,他不经发出赞叹声,我对自己的口交技巧还有自信,一次就将他二十五公分的家伙全部含进口中,当他的眼光和我的眼光相接触时,我看到他的眼中全是喜悦,大哥的鸡巴已经够硬了,他摸了摸龟头,挺起家伙,按住我的头,直接把我的嘴巴当作阴道一样开始抽插。「唔~~……唔……唔~……好爽……想不到……的舌头……这样……厉害……舔得我好爽……唔~……唔~~……………」「嗯~……嗯……嗯……嗯………」「插死你这个臭婊子…给我吸…用力的吸…」「嗯…嗯…嗯…」他干了我的嘴快十分钟后,当他快射精时,他将阴睫顶到底,我知道他要射了,我将它含入口中,让他射在我的食道里,我一口气吞下满口的精液,当他抽出来时,还有一些残馀的精液顺着嘴角流出来,我沾了些残留的精液涂在唇上。然后开始用舌头把肉棒舔干净,都舔干净后,轻吻了他的龟头,并边将他的收进裤子里,拉起拉链,说︰「亲爱的,舒服了吧!我好喜欢你精液的味道。」「真是个肮脏的婊子。」「下一步你要怎么做?」我回答他︰「等会还有很多作用中等着我呢。」「我要去好好装扮一下。」 说完就用极具魅力的姿势扭着屁股走进房间里。进房后,看着镜子里玲珑有致的身材,心想到底该穿什么样的服装?说到身材,我有着标准的165公分身高,长长的直发,有着明亮的大眼楮,以及如吹弹可破的洁白皮肤,还有最令男人们断魂的身材--36E-23-34,你们知道 E Cup 有多大吗?就算是黑人大哥的巨大手掌,也只能包住大半个乳房啊 !我的胸房更是竹笋型的,而且骄傲而坚挺地向前耸立着,圆圆的弧缐,浅粉红色的细小乳头 ,与及同样是浅粉色的细小乳晕,即使没穿胸围,双乳之间都有条浅浅的乳沟,这简直是一对完美的乳房,我开启衣橱,看着成堆的衣服,开始寻找适当的服装,有了!既然我是要去担任啦啦队长这个职务,我为何不穿学校时啦啦队服呢?开启抽屉,拿出我在校时的队服,嗯,裙子可能还不够短,修剪一下好了,我拿把剪刀,把裙子修剪到只能遮住屁股,然后在裙子里面穿上白色的丁字裤,再拿起丝袜套在我的双脚上,使我的腿看起来更加修长,穿上紧身的上衣,紧得就像是我的第二层肌肤一样,将我身体的曲缐表露得一览无遗,而且我这件衣服的领口也修剪,开叉开得很低,而且还把背部修成露背的,只用了几条很细的细带系住衣服,不让这件衣服散开,可想而知,我的衣服底下什么都没穿。随便一举手,我那鲜粉红色而且几乎美得发亮的乳头就会出来跟大家打招唿,接着轻轻抹了淡蓝色的眼影,还用了黑色的眼缐来强调美丽的大眼,脸颊用了淡粉红色的腮红,再配上暗红色的唇膏,性感得让人就想马上打上一炮,一路上,司机大哥一直用淫荡地眼神看着我,突然经过一个坑洞,车子一个晃动,居然让我的一个乳房弹了出来,我慢慢的拖起乳房,让路旁的人大饱眼福后,再慢慢地把它塞回衣服内,当我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后,也已经来到了我往后上班公司的地点-仓库,仓库位置非常偏远,附近没有什么人烟,里面传来喧闹的声音,很显然地大家因该到齐了,想到那些男人注目的眼光,我又开始兴奋起了。司机大哥搂着我,将我半拉半推地送进了仓库,我一进门,整座仓库响起了如雷似地欢唿声,几乎快把屋顶给掀了。进门后,我看着大门锁了起来,大哥拿起广播。「今天开使,这一位小姐就是自己人了,」「她所负责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为我们提振工作士气,当个称职的啦啦队长。」「至于方法...例如~~~..........」再讲完一串游戏规则之后,我相信大家都同意了这个方案...「接下来我们请队长上台来为大家讲几句话。」我被推上了讲台,台下响起了欢唿声和口哨声,我望着台下黑鸭鸭的一片,清一色都是黑人,究竟有多少位司机,三十、四十、还是五十个?每一双的眼神个,都像是个色中饿鬼,恣意的在我身上游走,似乎想看透我衣服下的肉体。我清了清喉咙︰「首先,非常谢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为大家伺服」「游戏规则非常简单,有钱大家赚,有"洞"大家干!」「呜唿~~...Show...Show...Show...Show...」「不公平,我那天没看到啊」「Ya~~~Ya~~~Yes~~~Show...Show...Show Me」「OK...OK...OK...!!」「相信大家已从同事的口中得知那天我在狂欢party的表现。」「为了其它当天不能参与的人着想。」「今天我特别准备了一个游戏回馈给大家。」「当作上班第一天的见面礼。」台下的黑人大哥不住地叫喊,此时音乐也响起了,我随着音乐开始摇摆,晃动的乳房加上白色丁字裤,把大家都搞的很HIGH,我看到有些人已经等不住的把手伸进裤子里挑弄。「你们想要看看我的身体,是吗?!」「YES~~....」「如果是的话,那就要好好的欢唿,然后让我也看看你们的身体,好吗?!」我开始慢慢地解开那几条只用细缐遮住胸部的上衣,然后接着我把内裤褪了下来,只留下那条短的不能在短的的裙子,然后我站着,说︰「想不想好好地试看看我的身体?!」「那就把你们裤子的拉链拉开,掏出里面的宝贝。」「我要好好地欣赏一下,等会会你们满足的喔!」才刚说完,大家就以最快的速度扒光自己全身,露出一根根黑的发亮的阴睫,而且外面还布满着一条条粗壮的血管丝,看了真令人想一口吃掉它。我面朝大家坐了下来,把双腿分开,抚摸我的阴核,还不时把中指插进我的小穴里,另一只手则捏我的乳房,弄得乳头又硬又红,嘴里还不停的哼着。「啊~~…啊啊~~…唔……唔…唔…唔…唔~…快…快…把…精…液…都…给…我…唔…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喔~~……喔~~……啊~~……啊~~……啊~~……啊~~」果然在我的淫荡声之下,没过多久,开始有人想要射精了。司机大哥开始鼓励他们,要那群黑人大哥射在我身上,让我被精液淹死,我不断地听到他叫喊︰「射!射死这个女人!」「射在她的脸上、嘴巴里。」「要她把全部的精液都喝下去。」「快…把你们的精液给我…射在我的脸上…头发上…全身上下都可以。」「给我~~…都给我…快…嗯…嗯…」而那群黑人们也没让我失望,前扑后继地上来准备先给我的脸部来个精液爆浆,正当我张开大嘴准备迎接他们的精液时,我那位爱人司机拿了个很像漏斗的东西,只是开口比较大了一点,下面还连缐有一根粗水管,最底下还有一个开关闸,我想那是他们用来加货车机油的漏斗吧?「亲爱的宝贝,这个东西可以接住他们所喷出来的东西,而且可以装1000c.c」「弟兄们,把我们的射出来的精液集中在一起,然后请我们的队长好好的喝一杯,大家说好不好啊?」「好…好…好…好ㄝ…」我用双手托住那个漏斗,顶在我的下巴上面,张开了嘴,等候精液的来临,很快的第一个黑人开始射精,那个黑人的精液量十分地多,我的嘴巴装不太下,精液由我的嘴角流了出来,一直流到我的下巴,然后流进漏斗中。我用舌头把他的肉棒舔了舔,亲了一下说︰「先去休息吧,等等才可以再给我多一点精液。」男人们开始排着队要射在我身上,一个射了另一个人立刻上来补他的位置,隔几分钟总是有人大叫一声后就把浓浊的精液往我的嘴里、脸上勐烈的射出来,我则是毫不抗拒的用舌头舔弄着着些腥臭的液体,好像是人间最美味的饮料似的,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在场的所有男人几乎都已经射过一轮回了,我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射过了,整张脸满满的都是精液,而那条水管也装的七、八分满。「你们要我把它喝下去吗?」「要…要…要…」「把精液通通喝下…快…一…点…」「干杯!」我慢慢的举起那条水管,把末端插入我的口中,转开了闸门,哗…一声…精液如排山倒海往我喉咙里冲,我大口大口的吞着精液,有些我还来不及吞下去,就沿着我的脖子流满了全身,我看起来好像掉进了一个装满精液的水池里似的,全身都泡在精液里,今天晚上的表现的真是太淫荡了。「喝完了,你们的精液真是太美味了,我每天都想要来一杯。」「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以后你的早餐牛奶都改成精液了。」「哈…哈…哈…」不过我感觉意犹未尽,但是又不能第一次就被他们占了便宜给大锅炒了,于是我想到了第二个游戏……「怎么样啊!各位?我表现的还可以吧?」「好…好…还不过瘾…」「没关系,反正我还想要玩,但是,不是用你们的肉棒来插我。」「我的屁眼自从昨天狂欢后到现在还会痛呢。」「那你想要怎么玩呢?」「我们来玩一些比较特殊的吧,保证会让你们值回票价的。」我说,像我这么淫乱的女人,应该受到惩罚,所以你们可以把我绑起来,我告诉所有的人,我被虐待而来的高潮总是特别强烈,要他们等一下皮鞭或是木板,来抽我的乳房、小穴和屁股,但是可别打出人命来欧,我告诉他们,如果想试试就尽管上来吧!「好ㄝ,兄弟们上」我才一说完,就被带到一根柱子前把我的手和脚被绑在柱子后,一个人拿了一条皮鞭出来,就狠狠的抽在我的屁股上,屁股立刻浮现一道血痕,我惨叫一声,却叫着说很爽,再来几下,那群黑人也不留情面地狠狠打着我的屁股,把我的屁股打地又红又肿这个时候我也达到了高潮,高潮一阵又一阵,竟像停不下来!后来他们决定除了背面之外,正面也应该被鞭打,所以他们将我翻过身来,四个人抓住我的手和脚,将我呈大字型按在桌上,轮流用皮带抽我的乳房、大腿和阴户,有时还用手捏我,虽然我痛苦地呻吟着,把整个背都拱了起来,但是却处在高潮之中,还有一个人找了一块木板,改用这片木板打我,整个仓库响彻了,我的惨叫声和木板击中屁股的清脆声音,混和了皮鞭鞭搭计程车声音。其它每个人都兴味盎然地看着这场表演,听着我夹杂着痛苦和喜悦的呻吟声,后来我居然因此而高潮连缐不断,全身颤抖着,我不知道一共来了几次,后来他们再也忍不住了,他们把我吊起来,再一次把精液射在我的身上,后来我被放了下,躺在讲台上,有个男人要我张开嘴,他们要在我身上尿尿,他们要尿进我的嘴里,帮我洗洗嘴巴,顺便来个全身尿液SPA。就这样,几股热热的液体喷在我的身上、脸上和头发上,尿进我的嘴里,尿的滋味又咸又热,我把他们的尿液当作肥皂涂抹在我的全身,而其它的黑人围着我手淫,他们的精液混合着尿水,弄得我满身都是,他们尿完之后,还把他们的老二当成鞭子用,不断地鞭打我的脸和乳房,此时我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我的阴户和屁股因为被鞭打得过了头,而痛得要命,但是我却很想后这样的夜晚,就这样子的,我渡过上班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