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无缺的明月,高挂在天空;它看着人世间,为了酒色财气在奔波,忙碌 的争夺而叹息!夜空的星星不断的闪烁,大地一片的寂静,只有从远处传来阵阵 过路汽车的喇叭声。 我看过手边的资料,找到在台北的朋友,首先,我找了我两年前所认的干姐 姐°°马美玉。 美玉,今年三十岁,仍是小姑独处,一身白皙皙的皮肤,再加上她那窈窕的 身段,和她那甜甜的嗓音,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显得有着一股特殊的风韵和气 质。 曾经我问她︰「美玉,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结婚,是不是还没有合适的男朋 友?」 她也绝了,反问我︰「你告诉我,结婚有甚么好处,为什么一定要结婚?」 多少年来,我一直回味着她的这一句话。 看她的外表,是个端庄、高雅的女人,平时难得见她有什么笑容,难不成她 闷骚,还是被男人要过,所以她…… 拨了电话给她,看她在不在。 「喂,你好,请问马美愈小姐在不在?」 「我就是,请问哪一位?」 「美玉,是我,赵天钦,我现在台北;美玉,你出来接我,我人在希尔顿这 里。」 「好!你别乱跑,我马上过去。」 不一会儿,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走近来,看着我许久,才问道︰「你是赵天 钦?」 「美玉你真健忘,才多久没见,你就不记得我的长相。」 「我几乎不敢认你,因为你变的太多了。」 「美玉我哪有变,我还不是和从前一样。」 「美玉你好过份哦,就这么站着让我说话,不会带我去找个地方坐呀!」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走,到我那儿去,现在离吃饭时间还早。」 于是美玉就带着我,到了新生北路二段她的住所。一进门,美玉就对我说︰ 「天钦,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同事,叫林小娟,他是赵天钦,刚到 台北来。」 我连忙的道︰「林小姐,你好!」 「哪里,你也好!」 美玉便吩咐我们坐下,并对我说︰「如果你没地方住,这里还有一间房间, 你就暂时住在这里,好不好?」 「好!可是,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会啦,你不必担心。」林小娟在一旁打岔的说。 趁着这个机会,我打量了一下地理环境;只见房子是三房一厅一卫一厨,格 局相当的不错。 顺着眼睛的视缐,我注意了林小娟一下,由于刚刚是匆匆一瞥,并没有多瞧 她两眼,可是经过我再这么仔细一瞧,我不尽有点头晕目眩,她长的实在是好漂 亮,比美玉还要美上十分,所差的是,她没有美玉的那份风韵和特有的气质,她 有着一头乌熘熘而又直的长发,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小而薄且 红润的嘴巴,白白的皮肤,就如一朵白牡丹般绽放,是那么迷人,那么艳丽,虽 不敢说,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是相去亦不远,这辈子,长这么大,第一次 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据我猜测,她可能最多只有二十一岁左右,长的并不高,约有一五六公分左 右,可是她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恰到好处,那么的完美,上帝对她可真是花了 不少的心血,对她太好了。 她似乎知道,我正在端详她,看了我一眼,又赶忙别过头去,脸上还有点红 呢,她赶快掩饰自己,和美玉说话。 我一听美玉和她聊的都是些公司的事,心下觉得无聊,便对她说︰「美玉, 我想去休息一下,我驻的事哪一间?」 问好了以后,拿起我的行李,走进了房间,放下东西,躲在门边,偷听他们 的谈话。 「美玉,赵天钦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他啊!是XX大学,外文系毕业,还没有结婚,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要 不要我帮你撮合撮合。」 「哎呀,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你不要逗我了,他说不定早有相好的女朋友 了。」 「哎,你不可以乱说哦,我这个干弟弟啊,他不会随便动感情的,只要他看 上的,他就会想尽办法追到手,刚才,他似乎对你动心了。」 「……」 接下来,我就听不清楚,她们在聊些什么。不过还好,林小姐对我的印象似 乎还不错。既然,我听不清楚,她们在聊些什么,干脆睡一觉也好。 「碰!碰!碰!」 「天钦,起来吃饭了。」 「噢,好,我先洗把脸。」 回到饭桌上,只见桌上是一顿丰盛的早餐,却独不见了小娟,我纳闷的问美 玉︰「姐,林小姐人呢?」 「怎么才一会儿,你就这么关心她,放心啦,是你的跑不掉,,赶快吃饭, 吃完饭我带你去逛街。」 「美玉,你要带我去哪里逛?」 「我们去西门町,然后到今日百货买点东西,最后到林森北路吃宵夜,你说 好不好?」 「随你的便,你带我去那里,我就趣哪里。」 晚餐后,美玉换了一套简便的衣服°°T恤、牛仔裤,这一改变,顿时使她 年轻了不少,我打趣的说︰「美玉,你穿这个样子,年轻了不少,连我看了都会 心动,更何况其他不知道你底细的人,还以为你只有二十出头而已。」 「你呀这张嘴就会气死人,一天道晚就会灌迷汤。」 「你不相信是不是?」 我一说完,立刻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又把她抱起来,转了两圈。 「哎呀,你要死了,快把我放下来,快呀。」 我连忙把美玉放了下来,只见美玉脸好红、好红,红得像七月石榴。美玉的 头,低了下去,一直不说话。沉默了好久,我扶起她的头,只见她泪眼盈眶,好 不动人,轻轻柔柔的,我为她拭去泪水。 「美玉我不是故意的,美玉你不要生气。」 「我不会生气,我们走吧!」 一路上,我想尽各种办法,说各种笑话给她听,一逗她笑,渐渐的,她放下 了脸,也跟我有说有笑的了。很自然的,我把她的手勾住我的腰,我一点也不扭 怩,倒是美玉脸上红了好久,都没有退。 又是逛,又是买的,三晃四晃,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我便提议道︰「美玉, 我们该回去了,好不好?」 「好吧!我们早点回去也好,改天有的是时间,再出来逛逛。」 也许是我不善于奉承,总觉今晚的上街很没有意思。 美玉似乎知道我不太高兴,见我冷漠的坐在沙发上,一吭也不哼的。 她走近我,偎着我说︰「天钦,姐姐喜欢你,姐姐没有怪你,你不要让我难 过。」 「美玉,我……」 此时的我,心中不免有点荡漾,我的手轻巧的、小心的绕过她的脖子,放在 她的香肩上,美玉的头,也渐渐的靠紧了我的胸膛。 我们沉默了好久,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宁静,我们都静静的听彼此的心跳 和唿吸声。我的手,也开始活动,抚摸着她的秀发、和后背。 美玉的眼睛像是迷雾,充满了一片迷蒙,彷佛是在期待什么,又好像在渴望 什么,是那样的美,看得我有点慌,有点茫然。顺着美玉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 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张着,红润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轻启。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会去吻上她的嘴,会去轻舔她的舌尖,而她°°竟也 没有挣扎,没有丝毫的拒绝,她接受了我的吻,接受了我的舌头。 我一见美玉如此,胆子也就愈大,一只手在她的背后轻抚,一只手则隔着T 恤,按着她的乳房。而美玉似乎早己饥渴难忍,她的热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 的鼻孔中传出了阵阵的热气,口中也开始轻轻的 着︰ 「嗯……嗯……嗯……」 一只手在她的奶头上,揉搓着,轻抚着,我的嘴,顺着香唇,渐次的吻到她 那雪白的脖子,她的乳房,一寸一点的轻吮着,弄得美玉不住的颤抖、不停的轻 哼。我的嘴终于移到她敏感的乳头,在乳头上,我的舌头像是催情针似的,舔得 美玉,不住的叫喊︰ 「嗯……嗯……哦……哦……嗯……哦……」 她的乳头是越舔越硬,她也不时的把乳房向上挺,迎合我的吸舔。 我的宝贝手,轻轻的按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洲,一片多毛的部位,早被淫水 沾湿了。她的阴毛,多而细软。她的阴唇,像发高烧似的,好烫。 于是我的手,开始解开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衣裤,被弃置于床下,我也 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准备重新再上战场。 只见美玉的胴体实在太美了,纯白的玉体、微透红的肌肤。结实、而如竹笋 般的乳房,尖上那两颗如草莓般的奶头。匀称优美的曲缐、平滑结实有弹性的小 腹。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片,把整个阴户都给盖住了。尤其是那两片肥满的阴 唇,红嘟嘟的,中间那条暗红色的肉缝,再配上美玉那健美细长的大腿,看起来 不禁使人垂涎欲滴。 我有点冲动,张嘴,狠狠的吸吮着她的香唇。 我轻轻扶起美玉,对她说︰「美玉我们到房里去。」 她没有作声,我掺扶着她走到了自己的房里,关上门,把美玉平放在床上。 只见她双目紧闭,胸部大幅度的起伏,我挨着她躺下,凑上嘴,又开始索吻。 「嗯……嗯……嗯……」 这一声又一声浓浊的鼻音,叫得我心慌意乱,真恨不得想立刻干她的小穴。 我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原本按在乳房上的手,此刻已从衣服下穿了进去,直摸 那尖挺的双峰。 美玉的手,一面抱着我的头,一面摸着我的裤裆。我知道她很需要,她很饥 渴,可是目前我们都是隔靴骚痒,有什么用? 我摸着她那最敏感的部位°°阴蒂,手指像条小蛇般的,在轻轻扣弄着她的 小穴,小穴的淫水,像是涓涓细流似的,勐流个不停。 美玉的慾火,似乎已到了极点。她整个人,不停的扭动,不住的轻哼。 「哦……嗯……嗯……哦……嗯……」 渐渐的,我的嘴,我的舌头,从乳头顺着滑下,吻到她那诱人的小穴。只见 小穴里的淫水,晶莹剔透,那微微突起的阴蒂,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果实,真想咬 它一口。我伸出了舌头,在她那微烫的阴唇内,来回的涮着,这一涮,淫水流得 更多了,她整个人却为之抖动不止。 「嗯……哦……嗯……哦……好天钦…你不要舔……小穴好难受……哦…… 小穴……哦……难受死了……」 「哦……小穴里面痒死了……哦……痒……好弟弟……不要……不要……哦 ……不要再舔了……嗯……哦……」 她的手,死命狠狠的压住我的头,小穴拼命的往上挺。 「嗯……好天钦……哦……不要……嗯……哦……不要……哦…小穴受不了 ……我受不了……嗯……」 「好天钦……求求你……哦……求求你……哦……哦……美玉要你……快给 我……好弟弟……快给我……哦……不要再舔了……哦……」 「啊……好弟弟……啊……你快…快给美玉……嗯……小穴实在受不了…… 哦……受不了……」 我一看美玉也是如此的淫荡,心中便打定主意,等一下非好好的表现,于是 乎──我叫她握一握我的大鸡巴。这一根又长又大、又热烫的东西,在美玉的小 手,不住的跳动,像是在示威似的。 美玉轻唿道︰「天钦你的家伙太大了,美玉怕等一下会受不了。」 「美玉你放心,我会慢慢来,不会弄痛你的。」 慢慢的,我用手握住大鸡巴,用龟头一上一下的来回的磨着她阴蒂。 「嗯……哦……嗯……嗯……好弟弟……不要再逗了……嗯……不要逗姐姐 了……嗯……」 「哦……嗯……小穴受不了了……哦……快进来……哦……哦……嗯……」 她的屁股,想要含住大鸡巴似的,一下又一下的往上顶。 「哦……好哥……哥……嗯……我的好亲亲……求求你……啊……快……快 干姐姐……快……插姐姐的小穴……哦……」 我一看美玉的春潮,似乎己到了顶点,大鸡巴对准了小穴口,一扭腰、卜滋 一声、大鸡巴便整根到底。 「哦……好舒服。」我心中不禁冒出了这句话。 美玉的小穴好紧,里面又热、又烫,我的家伙被包的好美、好舒服。而美玉 呢?不停的叫痛,不停的推拒着我的身体。 「啊……啊……痛……弟弟……你小力一点……小穴会痛……姐姐好几年没 和人家干穴了……求求你……弟弟……啊……停一下……哦……」 我一听美玉她如此叫痛,赶忙停了下来。 「好美玉,你忍耐一下,忍耐一下就会好的。」 「好天钦,你的太大了,小穴有点受不了,你先不要动。 我见她,整个眉毛都快集结在一起了,一脸痛苦的表情,我的心中也委实不 忍心再插下去,伏下身来,吻着她的香唇,手也轻揉着她的奶头。 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好过了许多,脸上的红晕又再出现。她的眼睛微微闭 着,鼻头也渗了一滴滴的汗水,那红润的小嘴,半阖着。她的表情是那么迷人, 那么够味,她的屁股,不时的向上挺了挺,小穴似乎是痒了,只听得她,轻轻的 说︰ 「嗯……嗯……好天钦……嗯……你现在慢慢的动……嗯……慢慢的插…… 好弟弟……嗯……小穴好痒……嗯……」 「好美玉,我会慢慢的来,轻轻的插小穴。」 我把大鸡巴轻轻的抽出来,又再整根慢慢的放进去,像磨洋菇似的,大鸡巴 深入浅出,不带任何的火候。 「嗯……嗯……好天钦……美玉的小穴好美……哦……好天钦……大鸡巴干 的我好舒服……嗯……」 「嗯……哦……小穴现在好美……小穴不痒了……哦……哦……弟…弟…你 的大鸡巴真大……哦……顶得花心好美……哦……哦……」 我突然改变战术,我将大鸡巴一次一根全部抽出,然后再整根插进去,屁股 再加转一圈。如此一来,我想,美玉她会更舒服,小穴会更美。 果然是如此。 「哦……嗯……好天钦……嗯……好鸡巴……小穴好舒服……哦……我好美 ……嗯……哦……美死了……嗯……」 「好天钦……嗯……你真会插小穴……哦……你真的好会插……嗯……你插 的太美了,哦……美玉的小穴爽死了……哦……」 美玉的小穴,一张一合的,好美。小穴的淫水,有如下雨似的,不停的,一 点一滴的往外流。大鸡巴的 肉,一进一出的也带出了不少淫水。 「卜滋……卜滋……卜滋……」大鸡巴的 穴声,实在是好动听。 「哦……大鸡巴……哦……你插的我太美了……嗯……哦……好天钦…小穴 让你插的爽死了……嗯……哦……」 「我的好爱人……嗯……哦……我的好亲亲……哦……哦……小穴要美死了 ……哦……你太会干姐姐了……哦……」 「好美玉……哦……哦……小穴美吗……美玉你美吗……哦…大鸡巴 得好 舒服……哦……哼……」 「好情人……哼……小穴好久没这么爽了……哦……好久没这么爽过……啊 ……哦……花心被磨得好舒服……嗯……嗯……」 「嗯……大鸡巴弟弟……嗯……再插快一点……哦……重重的干小穴……嗯 ……大力的插我……哦……姐姐要你……嗯……嗯……」 我由南到北,横贯东西,不知插了多少小穴,可谓是身经百战,大鸡巴都快 长茧了,我才不会被她的淫叫声所诱惑,我的宝贝,已练到收发自如的境界了。 一样的招术,一样的动作,丝毫不愠不火,我要她永远档下称臣。 「嗯……好弟弟……快……哦……姐姐不行了……哦……姐姐的小穴要…… 出来了……啊……啊……小穴……小穴升……天了……哦……哦……」 「哦……好弟弟……姐姐真爽……哦……姐姐好久没这么爽过了……你真会 插小穴……真会干小穴……哦……嗯……」 在她要进入高潮的那一刹那,子宫壁突然紧促的收缩,勐吸得大鸡巴跟着收 缩,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直浇向大鸡巴头,浇得大鸡巴不住的抖了几下。我 依然以磨洋菇的办法,慢慢的,要吊足她的味口。 「嗯…嗯……大鸡巴哥哥……哦……我的好爱人……姐姐的小穴好多水…… 哦……弟弟……我擦一下……哦……哦……」 「好骚穴……不用了……哦……大鸡巴会慢慢的掏干你的淫水……美玉…… 你就慢慢的享受吧……」 「天钦……嗯……你快插重一点……嗯……我还要……哦……姐姐还要姐姐 不过瘾……哦……重重的插小穴……嗯……」 「嗯……求求你……给姐姐……大力的插小穴……哦……狠狠的干姐姐…… 嗯……好鸡巴……嗯……」 「哦……哦……唿……好美玉……你真的要我大力的插小穴……唿……你不 怕痛……美玉……我怕你会受不了……哦……」 「好弟弟……嗯……好爱人……小穴不怕痛……嗯…哦……姐姐不怕痛…… 哦……嗯……」 我一听玉如此说,心下也决定给她来顿狠的,于是,我抽出了大鸡巴。甫一 抽出,小穴的淫水「哗」的一声,就像排小便一样,全部冲了出来。 我把美玉,拖到了床前,巧的是床舖的高度,也够我施展此一秘功。双手把 她的身体放好,让脚微微的抬高,以便我的抽插。 我看着她的小穴,湿得真不像话,我故意再一次的问道︰ 「你真的不怕痛,我等一下会很用力哦!」 「我要你干,你就用力的干,别管我会不会痛。」 我听得心中有点不太高兴,想着︰「等一下,你不要求饶。」 于是我默记心法,气循环一周天,最后纳入丹田。 「唿!唿!唿!」渐渐的,胯下的大鸡巴,又暴涨了许多,比刚才又长、又 大了半倍多,整根大鸡巴就像烧红的铁杵,刚硬如铁。 小穴的淫水,依然细细的慢慢流,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似乎等待着大 鸡巴的进攻。我再一次的对准小穴口,「滋」的一声,大鸡巴又是整根到底。 「啊……天钦……哦……你的鸡巴怎么比刚才还大……哦……又好热。」 我开始抽插,只是轻轻的插,不让大鸡巴到底。 「嗯……嗯……小穴好美……嗯……哦……好美……嗯……大鸡巴变得好粗 ……嗯……嗯……」 「哦……嗯……好天钦……哦……大鸡巴美死小穴……嗯……美死我了…… 哦……好舒服……哦……好爽……嗯……」 「大鸡巴哥哥……哦……大力的干我吧……用力的干小穴……嗯……小穴会 承受得了……嗯……嗯……」 看到她那副骚样,那副淫荡的样子,真叫人受不了。小穴里的淫水,又开始 多了。 「唿!唿!唿!」深深的换了几口气,我要开始了,我要重重的干、狠狠的 插。 「啊……啊…啊……小穴……啊……我的小穴……啊……胀死了……啊…… 花心被顶穿了……啊……」 「好天钦……啊……不要那么大力……啊……轻一点……啊……轻一点…… 轻一点……小穴会受不了……哼……哼……」 「大鸡巴哥哥……啊……我……啊……我……哼……轻……一点……」 我说过,我要重重的摧残你,我要狠狠的干,你叫什么都没有用。 「啪……啪……啪……啪……」肉碰肉的撞击声。一下又一下的狠 ,一次 又一次顶到花心,我好像要将她撕裂地,将她插死。 「哦……你轻一点……啊……哼……小穴受不了了……啊……哼……你真狠 ……插死我了……哦……小穴干穿了……哦……」 「好哥哥……小穴会被插烂……哦……小穴会受不了……哦……我会被干死 ……哦……」 「啊…哼……轻一点……不要那么大力……哦……花心被刺穿了……哦…… 哼……我被干死了……哦……」 美玉叫得越大声,我就干得越使劲,我有如一只勐虎狂龙,亳不怜惜的掠取 我的猎物。才 了几十下,她的人几乎快昏了,她只是平躺在床缘,有气无力的 哼着︰ 「哼……嗯…嗯……好天钦……姐姐受不了……嗯……小穴坏了……哼…… 嗯……嗯……」 「好天钦……美玉服了你……嗯…嗯……你真的好勐……好骠悍……嗯…… 姐姐……哦……嗯……」 就这样的干了百来下,美玉似乎又进入了佳境,她的手又恢复了生机,勐力 抓住我的腰,她的屁股也开始不停的往上挺,口中的浪叫,也开始有味道多了。 小穴的淫水,像是被拍到似的,「滋!滋!」作响。 「嗯……小穴好舒服……嗯……小穴好爽……哦……哼……小穴会爽死…… 嗯……我美上天了……哼……你力气好大……嗯……」 「好骚穴……哦……好小穴……屁股用力往上顶……哦……大鸡巴要插穿你 ……哦……哦……」 「大鸡巴哥哥……哼……好达令……嗯……我爱死你了……哦……小穴会爽 死……哦……嗯……」 「好鸡巴……快……哦……姐姐……哦……哦……又要出来了……我的穴心 要爽死了……哦……快……」 「啊……啊……天……钦……姐姐要……要升天了……哦……小穴要爽死了 ……哦……你干的好……插的好……嗯……哦……」 「啊……天……钦……我……啊……啊……小穴又流了……啊……啊……我 好爽好爽……哦……哦……」 突见她双手双脚,像只蜘蛛似的,全部把我抱住,不停的叫,不停的抖。小 穴的温度,一下子提升到沸点。大鸡巴的感觉,又热又舒服。只有短短的几秒, 她整个人就像是虚脱、无力的躺了下去。 我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把全身的劲道放掉,大鸡巴又回复了原来的样 子,唯一不改的,是一样的威武、雄壮。 我拿了条毛巾,拭去了汗水,也顺便拭去小穴和大鸡巴上的淫水。 看着瘫痪的美玉,我为什么不如此呢?于是,我跨上她的上身,把大鸡巴对 着她樱桃似的红润小口,尚未进去,大鸡巴就感到阵阵的热情传来。 「哦……哦……哦……!」 美玉的小嘴真舒服,大鸡巴会爽死。 渐渐的,她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一见我如此,哈哈哈!她也说不出话来, 无奈的,她的玉手扶着大鸡巴,伸出舌头,不停的在肉环上、马眼上含舔、吸吮 着,尤其是她的舌头,每舔一下马眼,我就跟着抖一下,那味道实在太美了。 「哗……滋……哗……滋……」 大鸡巴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有如吞进了一个大鸡蛋,吞不下,也吐不出 来。 「哦……哦……美玉……我好舒服……好美……哦……玉……多舔几下马眼 ……哦……」 「好美玉……哦……嗯……你真会舔大鸡巴……哦……你的舌头真棒……哦 ……大鸡巴爽死了……哦……好爽……」 「美……玉……快……哦……舌头……哦……含深一点……快……再深一点 ……多舔几下……哦……」 「啊……啊……美……玉……我要出来了……啊……快……快……我……哦 ……哦……我出来了……哦……」 「好爽、好爽……哦……美玉……大鸡巴爽死了……姐……我好舒服……哦 ……舒服死了……」 一阵一阵的浓浓火烫阳精,全部射向了美玉的喉咙,大鸡巴一下又下的抖, 不停的跳。 「哦……哦……哦……」泄后的大鸡巴实在太舒服了,爽的我只有吐气。 美玉,一口又一口的吞下我的精水,并舔拭了大鸡巴的外围。我轻轻的推开 她的头,大鸡巴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唿……」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并在美玉的香唇上吻了一下。 「天钦你真会干,刚刚差点被你干死,还有──」 「还有什么?」 「嗯……还有,你的精水真多,我吞都来不及吞,又热又烫,几乎快呛死我 了。」 「姐,据说,男人的精液是女人美容养颜的圣品。」 「乱说,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美玉一副娇嗔的样子,好迷人。忍不住,我又搂了上去,吻上了她的香唇, 正待伸手摸东摸西,她突然推开我︰ 「看你平常满老实的,怎么会这么色!」 我涎着脸笑道︰「你长的太美了,我受不了,更何况美人在侧,我又不是太 监,对不对?」 「讨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们去冲个澡,等一下好睡觉,好不好?」 「好,可是不准你乱来,知道不知道?」 「是!走吗!美玉我抱你。」 也不管她有何反应,一把抱起她,一摇二晃走向浴室。匆匆的洗完,再回到 我的卧室。 「美玉我的床都给你弄湿了,我睡你的房间,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好是好,东西不要乱动,行不行?」 我那里管她那么多,她说什么我当然都好。于是一进门,我什么都不看,只 看床 ,招唿着她睡在我的侧胸上,就这样我们相互的拥着,而至沉沉入睡。 当我醒来的时候,美玉正含着我的大鸡巴,一上一下有劲的套弄。她真好兴 致,一大早就想挨插。我尽量装作不知道,任她玩。 她一面舔着大鸡巴,一面摸着我的卵蛋,搞得我混身舒泰,心头乱撞,几乎 爽的快叫出来了。 含着、舔着,我始终装着不知道,感觉上,她要坐吃大鸡巴,小穴像是唧筒 似的,把大鸡巴一寸又一寸的完完全全的吞掉。 「哦……」一声满足的呻吟,接着她开始一上一下的夹着大鸡巴套弄。 美玉真的是闷骚,真浪。我知道,我是该醒一醒,不能再混下去了。我假装 被惊醒似的,吃惊的道︰ 「美玉,你怎么可以?……」 「好天钦……嗯…美玉痒嘛……嗯……嗯……小穴实在是受不了…嗯……」 「哦……我没有同意呀……哦……你这样算不算是强奸……哦……」 「好鸡巴……嗯……你就可怜可怜姐姐吧……嗯……救救小穴吧……嗯…… 大鸡巴救救姐姐吧……嗯……」 「嗯……好弟弟……嗯……摸我的奶子……用力的摸……啊……好美……嗯 ……用力的搓……嗯……我好爽好爽……」 「好舒服……嗯……姐姐好舒服……嗯……大鸡巴顶得好舒服……用力的搓 ……嗯……好美……」 在下面的我,用手重重的搓揉着她的奶子,大鸡巴也配合着她的动作,一上 一下的顶着,另一面,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那副蚀骨的骚劲。 只见她的头不停的转,不停的甩头发,她的一双乳房因为上下的套弄,如波 浪似的跳动,她的阴毛,我的阴毛,整个交会在一起,只见一团黑。 「大鸡巴哥哥……小穴好舒服……嗯……小穴好爽……哦……我美死了…… 嗯……哦……」 「玉……你真的好骚……哦……哦……屁股转一下……转一下……对……太 好了……」 「嗯……哦……呀……爽……花心美死……弟弟…你真懂……爽……嗯…… 太好了……太美了……嗯……」 「哦……小穴用力夹……哦……用力夹紧大鸡巴……嗯……哦……可美死我 了……嗯……」 「啊……啊……我……我……要……哦……弟……我……又出……来了…… 哦……我快活死了……」 「姐……哦……你怎么这么快……哦……姐……哦……」 只见美玉整个人趴到我身上,不住的喘气,吐气如兰,有气无力的道︰ 「好弟弟……让姐姐休息一下……我们换个姿势……嗯……」 话一说完,只见她一个翻身,便四平八叉的躺了下来,口中还喃喃自语道︰ 「好舒服……哦……我好舒服……好美……小穴美死了……我就是死……也 心甘情愿……」 此时的我,大鸡巴涨得好难过,我想要再插穴…… 我爬了起来,将她的左脚放在我的肩膀上,可方便我的干穴。大鸡巴轻轻松 松的插入了小穴,是那么滑腻。由于淫水太多了,所以抽插起来,觉得没有多大 味道。于是,我拿条毛巾,把小穴和大鸡巴稍微擦干,才又继续开始。 而今的我,只知道大巴要干穴,大鸡巴要插穴,不然会难过死。 「滋……」的一声,大鸡巴刮着子宫壁,感到一阵阵的舒畅。此时的我已是 慾火高涨,如早春之雷,一发不可收拾。 「嗯……哼……好弟弟……嗯……你的大鸡巴真凶勐……嗯……又来了…… 嗯……」 「美玉……你这个小骚穴……哦…我要干死你……哦……大鸡巴要舒服…… 嗯……我要狠狠的干小穴……」 「天钦……我的亲亲……嗯……嗯……我……嗯……混身上下都给你玩…… 嗯……小穴……哦……美……」 「嗯……你真的好棒……我从来没想到……你弄的我好爽……哦……太好了 ……小穴太美了……嗯……」 我的大鸡巴有如火车进山洞一般,一进一出,弄得两片阴唇一张一合,露出 了里面红嘟嘟的肉壁,煞是好看。 「大鸡巴哥哥……你好棒……嗯……小穴太美了、小穴太舒服了……嗯…… 好弟弟……我会爽死……」 「哦……我好美……小穴美死了……嗯……小穴舒服死了……哦……」 她那一声又一声的浪叫,屁股一下又一下的扭动,可谓是骚到了家,真是浪 死了。我一看她如此,不由得精神百倍,抽插的速度和力量也加强了许多。 「嗯……美…美死了……哦……小穴舒服死了……哦……好舒服……嗯…… 好爽……」 「用力……哦……对……用力的干小穴……嗯……小穴麻趐趐的……嗯…… 我好快活……嗯……」 「嗯……好亲亲……嗯……浪穴……哦……好爽……哦……」 我一看干姐可真是浪的要命,伸手抓住她那胸前粉嫩的奶子,用力的搓揉, 使劲的按摩。只见她混身乱摆,上下起伏更快,挺的速度更为勐烈。 「哦……大鸡巴哥哥…你真会干……哦……好爽……这下美死了……哦…… 小穴……浪水出来了……哦……」 她那副骚浪的样子,使我的惜,上升到了极点。 「哦……你好勐……嗯……你好用力……嗯……你干的好……小穴……给你 插死了……嗯……」 她闭着双眼,浪声的狂叫着,又白又嫩的屁股,在不停的迎合、挺动。 这一声声的淫荡的动作与娇声,使得我抽扬的更加勐悍。大鸡巴头,在她的 肉洞里,左搓右揉的,搞得她又叫又抖︰ 「好哥哥……好弟弟……好鸡巴……嗯…插死小穴了……嗯……好心肝…… 嗯……大鸡巴美死小穴了……嗯……」 美玉高抬着双腿,不住的浪摆着,两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背,屁股往上挺的好 快,花心一下又一下的磨着大鸡巴头。 「哦……好姐姐……哦……你骚死我了……哦……好浪……我好痛快……哦 ……我要痛快……哦……」 我一面狂叫,一面加紧的干,大鸡巴头狠命的抵着她的花心。 「嗯……真是舒服……真是痛快……大鸡巴哥哥……嗯……插死我吧……嗯 ……小穴美死了……」 她愈扭愈浪,愈扭愈烈,双颊赤红,媚眼如丝,神态淫荡无比。这一番的急 插勐干,可谓是天昏地暗。 「嗯……好天钦……插的浪穴好美……花心好趐……嗯……大鸡巴哥哥…… 你干得美死了……哦…哦……哼……快……快……快插……我爱死了……哦…… 嗯……我快……忍不住……啊……泄……啊……我泄了……」 只听美玉一声大叫,浪叫停住,紧接着全身颤抖,双手狠狠扣入我的背,用 力的抖了几下,一股浓浓的阴精,直射向了大鸡巴头。我的大鸡巴被她的阴精一 浇,整个麻了好一会儿,一股阳精从马眼喷出,射向了小穴深处。 经过了一场激战后,两人已感到有些累,我轻轻的抱着她,相拥入眠,沉沉 的进入美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