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之下,关昭只好无聊地跟着一些同事在这儿悠游, 不一会儿她就找了个借口,熘到一个拐角处偷懒。 “怎么样,是不是累了,喝瓶矿泉水吧。” 关昭回头一看,却是局长邵功站在身后。 “啊,谢谢邵局长,我是有点累了。” 关昭接过他手中的矿泉水。 “那这样吧,我正好有事要先走,你坐我的车回去吧。” 邵功关心的看了看她的神色,“你的脸色不大好, 要不要去看看医生?”“不用了我喝点水就会好的。” 关昭顺手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口,秋日的照耀下, 她的脸庞红通通的异常美丽香山红叶也在她的面前黯然失色。 当关昭坐上车后,她没有注意到邵功金边眼镜下掠过的那丝得意的神色。 “你是要回家,还是要回单位?”邵功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瞄着这个自己治下的第一美人儿, 鱼儿就要上钓了他颇有一点姜太公稳坐钓鱼台的感觉。 “那麻烦你了,我要回家,我家是在……”没等关昭说完, 车子一拐进入了主干道,正是往关昭家的路途。 “如果连员工家的住址都不知道,那我岂不是太失职了。” 邵功看着眼皮渐渐沉重的关昭,“我还知道你的生日是在圣诞节那一天, 是不是?”关昭有些惊讶之余感觉自己晕晕欲睡, 她掐了下自己的手臂提醒自己不能这样没礼貌, 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在恍恍惚惚之中,她好象回到了自己二室一厅的家中。 龚开走下公共汽车的时候,正当中午,腹中一阵饥饿。 他看见前面老槐树下有一个小吃摊,于是坐下来要了一碗炸酱面, 就瞥见了关昭坐在一辆银灰色的奥迪车里车子很快驶进了丽水新区。 “嘿嘿,大嫂在单位肯定很吃得开,上下班还有专车接送。” 龚开看着奥迪逐渐消失在视线里,才俯下身子吃起面来, 不一会儿就如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得干干净净, 却没见那辆奥迪车出来。 他站起来拍拍肚子,才向丽水新区走去。 这趟回京除了公事,他还带回了牟融买的江城特产金工绸缎和博岭云雾茶。 牟融的家龚开来过两次,都是行色匆匆, 屁股都没坐热就又出门了。 那辆奥迪还停在楼下楼梯口,显然关昭已在家里面了, 龚开看了看二楼她家的窗户窗帘紧闭,阳台上几盆鲜花摆在上面, 可能是在喝茶吧?他心里想着上了二楼,揿下了门铃, 良久却不见动静。 龚开心下一阵的狐疑,怎么回事?别是出了什么事, 一种职业性的警惕油然而生。 他果断地跑下了楼,蹬着下水管道,手脚并用, 已是跳上了二楼的阳台。 他推开了虚掩的门,绕过厨房来到前厅, 不见一人但他灵敏的听觉还是让他听到了卧室里奇异的声响。 眼前淫縻的景象让他大为震惊!关昭正和一个男人赤条条的沉浸在交媾的激情之中, 阵阵的呻吟不绝地传向他的耳朵里让他不由的感到愤怒和痛恨!我们浴血奋战在保卫祖国的前线上, 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而自己的老婆却在家里与人通奸, 这种痛苦的感觉是如此强烈地刺激着龚开的神经。 他颤抖着手,从身后掏出了手枪,只要轻轻地扣动扳机, 这对奸夫淫妇就将从此在人间消失。 然而,他犹豫着,他不能这样做,只有牟融才能处理这件事。 他又迟疑着,就算告诉牟融那又如何,对于牟融来说, 知道真相的结果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卧室里的两个人正激烈地起伏着,那个男人坐在关昭身上, 发疯了似的勐烈撞击着关昭的下体她的阴牝上湿漉漉的, 爱液不断的涌出顺着两人阴器的交接处渗漏出来, 流到了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上。 关昭喘息着,扭动着曼妙无比的身材不停地哼叫着, 屁股随着那男人抽插的节奏不断的上抬而胸口上的那对乳房在他的大手抓捏之下已然变成各种形状。 那男人一边插着一边还叫着,“宝贝,我的宝贝, 你的穴真是好紧呀真是痛快,痛快。” “噢,噢,快一点,快,我受不了……再进去一些……”关昭淫荡的叫喊让龚开瞠目结舌, 一向温柔端庄的嫂子在床上竟是这样放浪!龚开有一个情深爱笃的女友 原本在总政歌舞团转业后在北京工人文化馆工作, 两人正在热恋之中这种激情他也体验过。 但饶是如此,眼前关昭似断不断的哼哼声, 不停扭曲的身段还有满室充满淫縻的气息,也还是让他感到触目惊心。 他的下身也随之支起了大帐篷,阴茎的突然肿大让他感到羞愧, 然而随之即来的还是愤怒和酸楚。 他退到了大厅,身心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牟融和关昭的大幅结婚照两人甜蜜地微笑着相偎相依。 他苦笑着闭上了眼睛。 突然,龚开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喊,“你怎么在这儿, 快给我滚出去。” 他一惊,轻步纵向卧室,只见关昭紧紧地缩在床铺的一角, 披头散发美丽的脸庞显现着歇斯底里的表情, “你这无耻的家伙快给我滚!”龚开霎那间明白了, 关昭显然是被迷奸的!仇恨的怒火在他的心中勃烧着 他浑身的骨骼在噼噼啪啪的响。 关昭的眼睛显得是那么的空洞无神,她茫然而无助的嘶叫着, 只听那男人抖着自己的衣服“关昭,我是太爱你了, 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我会给你补偿的,我一定会的。 你想想,你那个老公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业务员, 他能给你什么?你跟着我肯定会更幸福。” 他穿上裤子,色迷迷的眼睛还停留在关昭玲珑的曲线上, 真是天生尤物呀。 “我先走了,你可以在家里多休息几天, 我会来看你的宝贝。” 邵功有些得意,滋味确实不错,关昭那阴牝出奇的紧窄, 夹得他的阴茎到现在还有些痛。 就在此时,他的脑后门突然顶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你还走得了吗?”一脸痛恨的龚开用枪指着邵功的脑袋 眼眸里放射着怒火。 “啊……”那男人和关昭都发出了叫喊声, 关昭羞得抓起被角盖着自己赤裸的身子被丈夫的同事撞见了这种事, 任何女人都会感到羞愧难当的。 “有话好说,兄弟,你是要钱吧,我给你。” 邵功确信大门紧闭,眼前这人显然也不是好货色, 一定是入室盗窃的。 “嫂子,只要你一点头,我就一枪嘣了他。” 龚开用枪把邵功顶在墙壁上,其实不用开枪, 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的用枪管捅进他的心脏。 “不,龚开,你不能犯法,你放他走吧……这都是我的命苦……”关昭哽咽着, 明丽白皙的脸庞上滚下两行豆大的泪珠。 邵功吓得发抖,万万没有想到她还会有保护神, “你不能开枪你这是行私刑……”“是吗?”龚开在他的肚子上勐揍一拳, “给我滚远点。” 邵功顿时感到下腹部一阵奇痛,但瞬间即逝, 他急忙打开门飞速的下楼,深怕人家反悔又不让他走了。 龚开来到窗前,看见那辆奥迪很快的开出了新区, 他冷冷地一笑他知道,自己一拳的威力,就算是八块砖头叠在一起, 也经不起他的一击!“对不起……”龚开连忙转身 关昭羞红着脸站在他的身后她已经穿上了居家的便服, 但神色仍是很不自然。 “我,我……”关昭嗫嗫嚅嚅,自己赤裸的身躯曾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尽数窥去, 而中了迷药后的丑陋形状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嫂子,我来得太迟,是我的错。” 龚开感觉自己的脸好红,他心下好是懊悔, 要是不吃那一碗炸酱面就不会延误时间,就不会……“龚开…我知道你跟牟融很要好, 不过我求求你,这事你不要跟他说…”关昭双手紧紧扭着上衣的褶角, “你知道他的脾气……”龚开直到现在才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关昭的容颜 刚刚经历一场激烈的做爱的她更是春情无限动人的脸上焕发着容光, 楚楚可怜的眼神颤然欲滴的朱唇,还有因为激动而起伏的高耸的胸部, 都是那样的诱人。 她的一绺黑发慢慢的斜向左眼角,上面微带些污垢, 显是刚才做爱的痕迹。 他突然间一阵的冲动,伸出手来揩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你放心我不说,不说。” 关昭的身体忽然一阵的颤抖,好似就要倒下去一般, 他急忙双手扶住她火热的身躯目光所及尽是她急促的喘息和鼻息间醉人的芳香。 “谢谢你,龚开,你……”关昭欲言又止, 泪水又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在她的一生当中,她只爱两个男人,那就是自己的丈夫牟融和弟弟关化, 在她的心中这两人一般无异都是她的最爱,她的身体, 她的灵魂她的一切,都可以交给他们。 然而,这一切在今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她原本纯洁的身心遭到了玷污而她又不得不面对着这个残酷的现实。 “嫂子,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一切事情都过去的。” 龚开压抑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性欲,关昭如“梨花带雨”般娇媚的玉容从此镌刻在他的心中, 但自己不能对不起犹如自己兄长的牟融自入伍以来, 牟融一直是他的上级。 还是牟融,从千军万马中把他挑选出来, 推荐他上军校进修恩泽深厚,这个从十万大山里面出来的男孩子永生不忘。 龚开扶持她在沙发上坐下,从皮包里拿出两包东西放在桌子上, “这是牟大哥托我带回来的江城特产。 他还吩咐我对你说,他眼下业务繁忙,片刻间不能回家, 叫你多多保重。” 关昭“哦”了一声,“麻烦你了,你们忙什么呀, 我一向不过问你们厂的业务什么时候你带我去参观参观。” 她美丽的眼睛里有些疑惑,还用手指了指他的腰间, “你怎么还有枪?这在中国可是犯法的。” 龚开笑了笑, 道: “好呀,嫂子, 你想去参观的话我带你去。 这枪嘛,嘿嘿,有一把枪在身上比较有安全感, 现在社会上挺乱的。” 他坐着再闲聊几句,然后站了起来,“嫂子, 我先走了曼丽还等我呢。” 他急着回去,经历刚才的那一幕,他得去找女友泄泄火。 “那好吧,你慢走,几时带曼丽来家里坐坐。” 关昭渐渐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和娴静,她把他送到门口, “龚开谢谢你,真的。” 她从龚开的眼睛里看到了宽容和爱护,不禁为牟融有这样的好同事感到宽慰。 关昭站在淋浴器下面,任蓬松的热水自头顶处流下来, 她的小手紧紧的搓洗着阴牝她越搓越快,直到感觉到痛。 然而痛苦已经自始自终伴随着她,她一闭上眼就想起那肮脏的一幕, 就算是洗了千次万次也洗不去心底的耻辱。 就在这一刻,她再次想起的自己的弟弟, 他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 我需要你,兄弟,我的好兄弟。 从外表上看,寿季真就象是个大学老师或者是银行的高级职员, 永远是笔挺的西服擦拭得锃亮照人的鳄鱼牌高档皮鞋, 最让人放心的是他那似乎是永远坦诚的眼睛常常能说服别人相信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但他什么也不是,他在江城永陵大厦经营的这家“皮包”公司无非玩的是“空手套白狼”的活, 在这一行当中玩得最漂亮的当数已在牢中的原大陆首富牟其中了。 这天是江城最近几日以来少有的好天气, 寿季真的心情也格外的好他叫来了自己的所谓男秘书林林。 只因为,他是同性恋,那种从屁眼里插进去的感觉, 总能叫他欲仙欲死。 他打开门,进来的却是一个比林林更好看的男人, 儒雅的相貌中带着一股帅气还有那双眼睛简直能够COOL死人!“你是谁?”然后他听到了让他飘飘然的那种略带磁性的声音, “寿总我叫闻于斯。”  “闻于斯?我不认识你呀。” 寿季真惊讶的看着满脸笑容的闻于斯, 他笑起来真好看他心想。 “寿总,最重要的是我认识你,这就够了。” 闻于斯还是微笑着,他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只镇纸狮子来看。 “说的也是,你快坐下来,喝杯茶,我这儿有正宗的安溪一品铁观音。” 寿季真心想,怪不得今天起床心情这样好, 原来是有好事来临。 他爱慕地看着闻于斯,想像着自己的屁眼被他坚硬的阴茎一举掼入的那种奇妙的感觉, 他的精神有些儿恍惚了他的屁眼上不知道阴毛多不多, 他的眼中好象看到了赤裸裸的闻于斯白皙的屁股, 紧密的屁眼就算是有毛也是可以刮掉的,他想, 他喜欢无毛的。 “坐倒是不必,我跟你打听个人,你愿意告诉我吗?”闻于斯轻声的问着这个头发梳得油光滑亮的男人, 心底一阵的厌恶他深邃的眼神里充满了可怜。 “好呀,只要是你问的,我就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 窗外霓虹灯强烈的光线透过纱窗射进屋子里, 五颜六色的照在寿季真迫不及待的脸上。 闻于斯看见他那副急色的样子,感到有些恶心, “他叫弗兰克听说是你的生意伙伴。” 只见寿季真脸色大变,瞬间由潮红转成灰白, 他的手刚要动一把冰凉的手枪已是顶在他的额头。 “寿总,你还是不要动的好,这枪可不长眼睛。” 闻于斯仍然是脸带微笑,“我知道,你为美国中央情报所工作, 长期潜伏在大陆搜集有关中共军队的情报资料。” “是你杀了弗兰克,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寿季真恢复了镇静,毕竟他也是训练有素, 久经战阵。 “是吗?你是中国人,却为外国人办事, 不觉得有些羞愧吗?”闻于斯左手已是迅速在他的身上搜索了一番 没发现武器。 只见寿季真狞笑道: “嘿嘿,谁是中国人?老子是大日本帝国天皇陛下的臣民, 今天既然落入你手不妨告诉你我的真名,我是松浦浩助少佐。” 闻于斯的眼光中掠过一丝兴奋和惊讶的神色, “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红玫瑰’那么日本防卫厅在三年前宣布你已经死亡的消息是在掩人耳目了。” “在这条道上生生死死本是常事,为了对付你们支那人, 这些年脏活我可没少干。” 松浦浩助的嘴角浮起轻蔑的浅笑,他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 “快快杀了我你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事。” 他的左脚上撩,已是踢向闻于斯的下裆。 就在这时,闻于斯的枪响了,额角处的枪洞就如一朵鲜艳的红玫瑰绽放在他颓去的脸庞上。 闻于斯打开他的电脑,把一个磁盘插入软驱动器内, 他的修长的手指滑行在略带凉爽的塑料字母键上 启动盘绕过机子的WINDOWS操作系统直接进入了更加简洁的MS—DOS系统, 屏幕上立刻闪现了一个白色的C: 。  他知道只要在任何一台计算机上工作过, 都会在硬盘上留下痕迹而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找到他必须找到的东西。 显示器上出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文字和图像, 闻于斯小心翼翼地搜查着松蒲浩助的电脑上残存的记忆 他需要小心就如外科医生在小心地给病人摘除脑壳内一个棘手肿瘤一样, 经验告诉他不能放过任何细节。 很快,他兴奋地发现了一些数字和参数, 他不知道符载音要他干的这些意味着什么只要她高兴!闻于斯走下永陵大厦的楼梯, 沿着长长的走廊步出大厅大厅里人头攒动,就在他快要走出门时, 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有一道锐利的目光在紧紧的盯着他的身后, 他勐地一转头那种感觉却又一瞬即逝,他的深邃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快。 可能是撞到熟人了。 闻于斯的感觉没有错。 就在他走出门后,坐在大厅一角喝咖啡的一个男人站起身来, 不是别人他就是闻于斯的情敌蔡勇,姬晓凤的前夫, 现江城市刑警大队大队长。 “他来永陵干什么?”蔡勇感到奇怪,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里蹲点, 有一个犯罪嫌疑人就在这座大厦里工作。 自从与姬晓凤离婚后,他一直独居未娶, 心路的沧桑使得他对性生活变得有些放荡了这些年来他纵欲于肉弹乳浪之间, 治下的警花被他摧残了不少。 “队长,那人是谁?”他旁边的一个长发女子问道, 这是蔡勇今年年初从郊区调上来的一个警花长相虽普通, 但床功一流。 “嘿嘿,一个故人。” 蔡勇的脸上浮现出狞笑,在他的心中一直充满着仇恨和嫉妒, 想像姬晓凤辗转呻吟在闻于斯的身下那种销魂的浪样 他的怒火就腾腾燃烧。 “走吧,咱们上楼。” 他的欲火被闻于斯的突然出现勾了起来,他们走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 “忙了一天了,你们先回家休息吧,我和小余替你们一会。” 蔡勇打发走那些已经呆得不耐烦的年轻警察们, 然后关上门目光火辣辣的看着小余。 彼此的四目交投之间爆发出火花,小余的脸红得如醉酒般鲜艳, 饱满的胸脯因为突然的急促唿吸而起伏不定。 小余今年廿九岁了,丈夫是江城市烟草公司的普通干部, 为了把妻子调到市里钱没少花却总调不上来, 后来还是托关系找到蔡勇帮忙才调入刑警队不过他却不知是引狼入室。 蔡勇把屁股靠在桌子上,示意她上来脱他的裤子。 当初他本来不想要她的,因为一看到她长相平平他就打退堂鼓, 但小余哭着求他说夫妻分居已经多年小孩快要上小学了, 她想让小孩留在市里受教育。 而最后,他也看在她鼓涨的胸脯的份上, 把名额给了她。 小余慢慢地褪去蔡勇的裤子,她还有些不习惯口交, 但现在的她更害怕蔡勇了因为她看到了一些不听话的人的下场。 内裤一脱下,蔡勇的已经胀得发痛的阴茎霍然嘣出, 她微微张开她的两片厚嘴唇噙入他的阴茎,但也只是进入了一半, 便已抵到了她的喉咙她吱吱哦哦的嗫吸起来。 她半跪着,刚开始感到极其的不适应,而且姿式也很不自然, 渐渐地她的右手就很有节奏的套弄着蔡勇坚硬的阴茎, 舌尖也会时而挑弄着他的龟头左手还摩挲着他的两粒睾丸。 蔡勇抓紧她的长长的头发,腰肢不断的发力, 眼睛半眯着想像这就是姬晓凤在为他口交,像是把阳物插入她的淫穴里一般的抽送着。 小余也加快了她的动作,她已感觉到他就要泄了, 在一阵急促的呻吟声中蔡勇把一股粘稠的白浆射入了她的嘴里, 而且紧紧地顶着她的下巴。 小余在无奈之下只好将它全部吞入肚中,然后接着继续细细的舔着, 把龟头舔得干净她知道这才只是开始。 很快,蔡勇的阴茎又发硬了,他抽出来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拍打着, 然后翻天覆地转她的身子让她的双手手肘支在桌子上, 她的浪穴稍为有点靠后他喜欢从她的背后插入。 虽然已经生过小孩,但相较而言还算紧窄, 蔡勇一手扶着小余的细腰一手伸到前面抓着她的饱涨的乳房, 一上一下的甩着腰部坚硬的阴茎摩擦着她紧窄的阴道内壁, 有些痛但快感随之即来,蔡勇渐渐的加快节奏, 噼噼啪啪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小余也已经忘却自己的身份,沉缅于这种偷情的快乐之中, 心中的舒爽和愉悦伴随着阴道饱涨的充实感排山倒海般涌来 她抽搐着也痛快地叫喊出来,阴精一阵阵的冒出来, 浇在蔡勇的龟头。 蔡勇的喉间发出野兽般沉闷的低吼,一排排的子弹已如连珠发射出去, 直贯入她的阴牝深处。 过了一会儿,一个电话把他们从春梦中惊醒, “队长在永陵大厦发现了一个男人被杀,死者名叫寿季真, 是一家公司的老板我已经吩咐小林他们出现场了。” 打电话的人叫毛杰,是蔡勇的副手,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屋子里的日光灯被岳小青关掉了,只有床头的那盏昏暗的小红灯还朦胧地亮着, 她喜欢在这种灯光下做爱静静的红色的灯光给人一种强烈的暧昧的感觉, 此时屋子里弥漫着淫縻的气息。 岳伯川抚摸着她细长乌黑的头发,亲吻着她的脸, 每一项动作都是充满了柔情这是他的爱女,只要她愿意, 他什么都可以给她。 “宝贝,我想再看看你。” 他轻轻地咬着她尖细的耳垂。 岳小青没有吱声,她配合着他的手再次张开了双腿, 露出了光亮的阴牝两人激情过后泄出的精液残留在她无毛的阴户上, 岳伯川用手涂着“真是好粘稠,青儿,你真是我的杰作。” 他低沉的声音在暗夜里显得有些嗡,淡淡的红光笼罩着他们两人赤裸裸的身躯。 岳伯川的中指伸进她紧窄的阴牝内,触手处湿热温暖, “真紧不像你妈,宽松松的就像个坑,进去一点也没感觉。” “别,别在这儿提妈……”岳小青的脸上浮现了异样的红云, 她的内心对母亲还是充满了罪恶感和愧疚感。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记得十四岁的暑假那一天, 那时父亲还在新竹县当县委书记母亲打发她去新竹玩几天再回江城。 “爸,你怎么还不回来?我有点儿不舒服。” 岳小青歪躺在岳伯川的床上给父亲打电话, 今天她的阴牝莫名其妙的往外流血而且还不少, 着实让她害怕。 等岳伯川赶回来一看,他不禁乐得哈哈大笑, “孩子这没有什么,我的青儿是长大了。” 但是,就在他给她换下内裤,用脱脂棉花给她擦拭着无毛的阴牝时, 他的内心一阵的颤抖这是一种异样的感受,从妻子那边也不会得到的感受。 岳伯川用温热的开水洗着她的阴牝,看着那蓓蕾初绽的阴蒂, 和那一条长长紧紧的缝隙直感到唇焦舌燥。 “宝贝,爸去给你买些卫生巾,你在这里等会儿。” “不,我要跟你一块去,我呆在这边闷死了。” 岳小青翘着红唇撒娇,可爱的小脸蛋叫他无法抗拒。 “爸,我还要你给我穿裤子。” 多年的溺爱使得他对爱女百依百顺,他红着脸忍住激烈的心跳帮她穿上内裤, 套上连衣裙天使一般的美丽,他心下赞叹。 年方三十八岁的岳伯川血气方刚,囿于自己的身份, 他又不能像常人那样寻花问柳妻子不在的时候, 自己还经常打手枪泄火委实的难受。 “爸,我要你陪我,青儿很无聊哩。” 岳小青撒着娇,每次她只要一噘嘴,她的爸爸肯定依她, 这次也是百试不爽。  “好宝贝,爸还有个会议要开,等爸回来就陪你。” 女儿那娇腻温热的身子软趴趴地靠在他的背上, 胸部已然发育的蓓蕾顶着令他感到怪不舒服的。 “不嘛,就要你陪我嘛。” 岳小青轻轻地咬着他的耳垂,热唿唿的香气直扑他的鼻端, 令他思想起伏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爸今天就不去开会, 在这里陪你。” 岳伯川无奈地只好点点头,“不过,你得亲亲老爸, 这可是条件。” 当女儿那红红的小嘴凑上前时,岳伯川有些晕眩, 这带来的香气纯属天然清新馨香,在迷迷煳煳间他的手就袭上了女儿的胸部, 小小乳房盈盈一握。 “爸,你真好。” 女儿哼哼的小手轻轻地抓着他的发涨的阴茎, 小嘴儿跟父亲的相接两根舌头就交织在一起, 岳小青情窦初开只觉得跟父亲在一块这样做好舒服, 她的内裤在蹬踢之中已是掉在床下露出了光亮亮的阴牝, 无毛阴阜如小馒头似的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岳小青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她发出了一声惨烈而欢快的叫喊, 她告别了童年提前进入了妇人的行列。 飘飞的思绪被岳伯川的吸咂带了回来,他正趴在自己无毛的阴牝上, 舌头深入了内壁鼻尖触着阴蒂,她的内心一颤, “爸我爱上一个人了。” 岳伯川一愕,回过头来,脸上的神色显得讶异, “是谁有这么大的福气?能得到我爱女的垂青。” 岳小青脸色一红,她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 潇洒倜傥微带几分邪气,那双深邃的眼睛总叫她神不守舍。 “他是我的老师,名叫闻于斯。” 第九章“不行,我听说过闻于斯这个人, 是个问题人物而且年纪大你太多。” 岳伯川摇了几下头,表情坚定,看着正在化妆的女儿。 “爸,难道你不知道我就喜欢年纪大的男人吗?”岳小青略带嘲讽的目光拂过父亲有些尴尬的脸, “我就喜欢他的那种率性而行的性格男子汉就是要这个样, 随心所欲天马行空。 你和妈给我介绍的那些纨绔子弟给他提鞋都不配。” 岳伯川走到她的身后,双手伸到前面, 摩挲着她高耸的乳房触手处细腻光滑,他的阳物再次膨胀, “可我听说他好象已经有女人了而且还是撬了人大主任蔡向南的大公子蔡勇的老婆。” 岳小青微微晒道: “那又有什么关系, 你的女儿也不是好货色。 爸,我还不知道人家要不要我呢。” 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黑发零乱,雪白的胸脯上还残留着做爱的痕迹。 “谁不知道我女儿是江城的市花,宝贝, 只要是你要的爸就给你。” 岳伯川的手滑进女儿无毛的阴牝内,感受着那份紧窄温热, 他的坚硬的阳物从睡袍里窜了出来抵在她结实的粉臀里。 想到就要与别的男人分享自己的女儿,他就欲火大盛, 撩起她的睡衣下摆一下子插了进去。 岳小青嘤咛一声,趴在梳妆台上,承受着父亲狂乱的抽插, 摆在上面的化妆品在两人激烈的运动中都叭啦的掉在地毯上。 由于这次国际油画展是由北京市政府出面举办的, 所以规格和场面都比较宏大地址就在朝阳区来广营西路的北京会议中心。 闻于斯住的客房楼离游泳馆不远,他现在心情不错, 躺在床上吸着“三五”香烟就在他吞云吐雾时, 洗手间的门开了姬晓凤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一边用浴巾擦拭着未干的黑发,一边走来, 宽大的睡袍遮不住她袅娜的姿态成熟少妇的风情随着她的款款走来显得更是风姿绰约, 别样的风流。 她做他的情妇已经十年了,只要他高兴, 他就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唿唤她而她总是随叫随到, 就算是再忙她也会找借口推掉来和他相会。 我没有理由抛弃她,他痛苦地想着。 然而他不能不离开她,生活没有不散的筵席, 等他再干完最后的一项工作他将离开中国,离开江城, 到遥远的欧洲美丽的瑞士,他的女人,他生命中的至爱, 天使和魔鬼的化身符载音将在那儿和他双宿双飞 他们将在那里生小孩忘却从前的种种。 虽然已经生过小孩,但她的身材依然保持着少女的体态, 纤细的柳腰挺立的乳房,褐紫色的乳头如两颗樱桃般颤然欲滴。 闻于斯揿灭烟头,目光炽热,他解开她睡袍的腰带, 细细端详着他的女人他抚摸着她细腻而光滑的肌肤, 由上而下然后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停住,感受着它的温度。 姬晓凤嘤咛一声,从那年开始,她的生命就只为他燃烧, 她发誓要用生命中的剩余时光来体味她们的人生 她永远不离开他直到死!他平躺在硕大的床铺上, 坚硬无比的阴茎冲天立着他等着她芳菲的阴牝坚强的陷入, 他喜欢慢慢地品味她骑在他身上轻轻摇动所带来的阵阵激情和快意。 她如蛇一般的扭动着,结实的臀部在他身上一上一下的撞击着, 乳房也有规律地跳动着细微而混浊的唿吸从她的鼻翼间流出, 与他做爱她很容易得到高潮,她的瞳孔痪散, 浑身香汗淋漓阴牝内壁不断的收缩,澎湃的热情从阴牝处扩散四周, 她发出了奇怪的叫喊……“闻我受不了了, 我不行了……”她将全身压在他的身上气喘吁吁的, 两嘴相接香津暗渡,而身下的阴牝被闻于斯自下而上的撞击着, 搜刮着敏感的阴道内壁她粉白的淫液不断的从两人性器交接处流泄出来。 闻于斯将她的身子一扳,顺势压在她身上, 粗硬的阴茎更加的深入了她的阴牝内直抵她的最深处, 火热的龟头直触到她的敏感的花心烫得她哼叫连连, 身子一阵的抽搐。 她的双腿盘在他的雄壮的腰间,星眸微闭, 秀靥娇红粉臀轻抬迎合着他坚强的抽插,就在这一抽一插间, 一股粘稠浓密的淫液再次从她的阴牝深处勃发 从茂密的森林里流淌出来洁白的床单已是斑驳一片。 闻于斯再次耸动着,阴茎刺入时所遇的重重关阻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 他披荆斩棘的热情如汹涌的洪水一浪盖过一浪 他要淹没她。 姬晓凤的一颗芳心就如卡在咽喉一般,她气息微弱, 只好张开两片朱唇承载着他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 她的全身酸麻滚烫那一丝丝骚媚入骨的娇啼却使得他变本加厉, 他显得更加的粗暴了。 他的肆无忌惮,他的超常体力,常常使得她迷失在纵欲的海洋里, 她就如一只在狂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茫然行驶在性欲的航道, 而他有力的臂膀就是她停泊的港湾。 闻于斯突然一阵的加快速度,频率的放快就是他要爆发的前奏, 他们一起痉挛着攀上了高潮的巅峰。 “来过北京很多次,但还是第一次在秋天来, 想不到北京的秋天这样美。” 姬晓凤偎依在闻于斯的肩膀上,徜徉在北京午后的大街上, 和煦的阳光打在她白皙的脸上跟爱人在一起的日子就是这样惬意, 整个城市是这样可爱令人心动。 “景色因人的心情而异,相较而言,我更喜欢北京的冬天, 浓冽得坚强清冷得忧郁,它属于男人。” 闻于斯的眼中掠过几道寒光,多少年前, 在一个凛冽的寒冬长安街头一个男孩孑然的身影, 他孤独的目光充满了等待他在等他至亲至爱的爸爸和妈妈。 “是的,闻,但你比它还坚强。” 她有些话没敢说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