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际篮球比赛开打了,我们三剑客可算是高人一等, 球技出众再加上全校最高的大禀,我们很顺利的打到了冠军赛, 在比赛的前一天大家练完球后,我原本也想要回家了, 却看到阿诺和小琪俩人手牵着手偷偷的往旧教室走去。 我心想,不会吧!他们俩个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便也跟在他们之后来到了教室门边往里面一看, 便看见他们已经迫不急待的拥吻在一起阿诺的手, 更伸到小琪的裙子里将她的内裤给拉了下来。 我看阿诺熟稔的动作,大概也不是第一次跟小琪在这偷情了吧!当他们之间的热吻结束之后, 小琪对阿诺说︰老公我现在好好的慰劳你,你明天一定要打赢哦!阿诺回说︰看我的小弟弟那么有精神, 明天赢定了。 那你还不赶快插进来,人家想要了啦!阿诺听到小琪的话, 便将坚硬的肉棒往小琪的嫩穴插入进去俩人也同时发出了欢愉的叫声。 在门外看着活春宫的我,见到小琪那娇小的身体, 被阿诺那看起来比我略小一号的肉棒做着活塞作用中, 心里也很兴奋。 而小琪的身裁平常包在制服里,还看不出什么, 不料这时她所露出的春色倒也不差,真是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该突的突,该翘的翘,胸前的两粒, 被阿诺吸得又大又紫就像是两粒紫葡萄;私处的阴毛, 虽然不多但也被俩人的爱液,给弄得湿淋淋的。 不久,俩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阿诺更将精液都射进小琪的淫穴之后, 才满足的离开她的身上。 只看小琪的私处除了有些红肿外,更有不少白白的精液流了出来。 而我趁他们在整理衣服时,小心的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还在细细的回忆小琪赤裸的身躯, 我跟自己说有机会也要玩一遍她。 隔天的比赛,对手和我们的实力相当,所以我们陷入一番苦战, 而班上的同学也卖力的在一旁为我们加油。 打到中场休息时,我们还落后10分,美婷趁我休息时, 在我身边和小琳一起为我打气看着她们的眼神, 我知道她们对我很有信心为了不让她们失望, 我找机会在她们两人耳边各自讲了一句相同的话︰为了, 我一定会赢!看着她们两人一幅感动的样子 我知道她们一定又更喜欢我了。 回到球场上后,我们开始发挥出实力,慢慢的将比数拉近, 在枪响20秒我们追成只落后1分,当对手一拿到球时, 我们马上采取全场盯人伟仔顺利的中场断到球, 向前传到大禀手中大禀刚想硬吃篮下,马上被两名对方球员包夹。 我一个转身,闪过防守球员,从大禀手上接到球, 一个急停在裁判鸣笛前,将球投出,一声清脆的破网声, 球应声入网裁判的哨音也同时响起,比赛结束, 我们终于以一分逆转险胜我们全班都高兴的抱在一起。 老师看到我们拿到冠军,也十分高兴,便答应带我们出去露营烤肉。 由于阿诺是康乐,所以我和伟仔也要帮忙去烤肉的事, 而由于要去两天一夜结果只有25个人加老师可以去, 因此我们便向牧场订了六间四人房的小木屋其中有两间要睡五个人。 那天由于小婷家里管得比较严,所以没能去之外, 小琳她们也只有小琪和小琳要去而明月也不去。 虽然小婷不去,我有点失望,但这样一来, 反而可以和小琳独处而不会穿帮想想也不错。 上车时,小琳故意要和我坐,而小琪也和阿诺坐在一起, 伟仔虽然吃味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和大禀坐在一起。 我让小琳坐在靠窗的一边,一开始我们还很正常的说说笑笑, 后来我看到小琳穿得短裙露出的大腿时手很自然的便摸了上去, 而小琳则说︰小杰这样不好啦!会被人看见啦!我说︰不会啦!把外套盖在腿上, 别人就看不到了。 小琳看我性致正高,也不好再拒绝我,便只好将外套盖在腿上, 任我轻薄。 我的手顺着大腿,慢慢的放内摸去,当我的手隔着内裤摸着小琳的阴户时, 她也轻轻的发出了只让我听到的呻吟后来我觉得只隔着内裤摸不过瘾, 便要小琳将内裤脱下来让我好好的疼疼她,一开始她说什么也不肯, 后来经不起我再三的要求也只好顺着我的意。 只见她一面害羞的,轻轻的将腰提起,双手伸进裙里, 将内裤给拉了下来我则是将她脱下的内裤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当做今天的战利品而右手更是不客气的伸进裙里, 摸着她那已经湿淋淋的小穴。 后来我更是将中指直接插进洞里,弄得小琳躺在我的肩上, 全身颤抖个不停嘴巴更是紧咬着上衣,怕自己控制不了叫出声音来。 突然小琳一阵抖动,手更是紧抓着我的右手不放, 我知道小妮子快高潮果然不一会,我的手便感到从小穴里喷出了一阵阴液, 弄得我的手都湿了而小琳则轻喘着气,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我唤醒了小琳一起下车去, 大家个自到小木屋放好行李之后老师要我们男生先去升火, 女孩子则将要烤的东西串一串、洗一洗。 当大家在烤肉时,我发现到伟仔的眼神一直在盯着小琳看,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了过去才发现小琳的裙里还是真空的, 看来她忘了要再去穿一件内裤反而让伟仔给看光光。 而我看到这个情形,也不想提醒小琳,心里还有点兴奋, 而这时阿诺则向我们说小琪有点晕车想先回去休息, 我便向阿诺说我背包里有些晕车药要他带小琪去我们那间小木屋休息, 顺便拿一些药给她吃。 当我开启药包后,发现我把老妈的安眠药不小心也带出来了, 脑里想起上次小琪和阿诺打炮的画面心里有个邪恶的文档期, 便将拿了颗安眠药代替晕车药给小琪吃了下去 之后便跟阿诺说让小琪在这好好休息我们不要去吵她, 再回去烤肉好了阿诺不疑有他,将门锁好,便和我回去烤肉。 等大家边烤边玩,打成一片时,我则偷偷的熘回小木屋去, 一进去我便看见小琪已经睡得很熟我在她身旁唤了她两声, 她也没回应。 为了怕有人突然跑回来,我轻轻地将小琪的短裤脱了下来, 手则隔着内裤抚摸她的下体摸了一会回,我将她的内裤从大腿内侧拉开, 看着那呈现粉红色的阴唇我想看来小琪和阿诺也不常做, 整个小穴还没被开发转场。 我用舌头将小穴舔湿之后,便将肉棒掏了出来, 我将肉棒在她的阴唇上画圆般的转动她看起来还蛮受用的, 小穴越来越湿腰也不自觉的扭动了起来,看着小琪的脸上带着春潮的笑意, 我想她大概也正做着春梦。 为了不让跨下的美人失望,我将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 果然配合小琪那娇小的身躯她的小穴也是那么的紧, 而且很浅我的肉棒顶到花心时,大约还有2、3公分留在外面, 没法整根进去。 而小琪虽然在昏睡中,但微皱的眉头,彷佛在说她有点吃不消。 虽然她应该是听不到,不过我还是很得意, 在她耳边说︰我的肉棒很大吧!干得爽不爽啊?同时也不怜香惜玉 肉棒每次都是大起大落干得她的阴唇都被我得干翻了出来, 胸部上的两点更是被我吸得又红又紫。 而小琪也被我干得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 昏睡中的她也被我干得很快的高潮了为了怕她将床弄湿, 我更是将她拖到地板上将她的屁股提起,由两股之间, 将肉棒用力的插了进去。 这种偷玩别人女友的刺激,使得我感到自己快射了, 我马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小琪再一次达到高潮时, 将我的精子狠狠的射进去她的子宫里。 事后我在做善后工作时,小琪的小穴除了又红又肿外, 阴唇更是开开的我心想,阿诺下一次和小琪行房时, 一定会发现小琪的小穴怎么会变成了一个防空洞?发泄完兽慾的我, 踏着轻快的脚步回到了烤肉区还不忘提醒阿诺, 去看看小琪有没有醒如果醒了,叫她快过来吃, 不然等会就没得吃了结果阿诺却说︰没关系, 让她多休息一会我有帮留点吃的了。 我心想这样也好,省得你回去也想来一炮时, 被你发现我射在小琪体内的精液。 这时我发现到小琳和伟仔俩人不见了,一问之下, 有人跟我说小琳回去拿东西而伟仔就没人知道了, 我想事有蹊跷便说我去找小琳一下。 我到小琳她们的小木屋时,发现到门外有俩双鞋, 一双是小琳的而另一双,没错,是伟仔的,我从门缝偷看一下, 俩人不在楼下但隐约有听到小琳的声音,循着声音, 我发现到她们俩人在后面的阳台上。 伟仔手里好像拿着件什么在威胁小琳,只看小琳的脸色很难看, 两眼水汪汪的眼泪好像快掉下来了,而伟仔则在一旁催促着小琳, 同时将肉棒从裤子里掏了出来。 看来他是要小琳帮他伺服一下,这时我才看到小琳下定决心说︰就这么一次, 你以后都不能再威胁我。 伟仔则说︰那当然,我说话算话,而最好快一点, 不然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说完人则顺势坐在阳台上的凉椅上,要小琳跪在地上, 只见小琳轻启小口的含住伟仔那有点肥肥短短的肉棒 同时手也在肉棒上套弄了起来看来小琳是想快点结束这个恶梦, 所以双管齐下想早点让他射出来。 这时我才看清楚伟仔手里拿得是什么,原来是我在车上要小琳脱下的内裤, 不知什么时候被他给偷了过去现在他一边享受小琳的口交服舒, 一边将内裤放在脸上闻着。 现在我明白了,我想伟仔大概是用这件内裤来威胁小琳, 而小琳想拿回内裤只好答应他的要求,帮他吹喇叭。 看到这种画面,我应该出去助止才对,但看到自己的女人, 被好友凌辱我心里竟浮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反而不想出去助止了而刚刚才射过的肉棒,竟又硬了起来, 我想我真得是很变态。 而在小琳的双重火力下,看他的样子,大概快射了, 只是伟仔突然将肉棒抽出要小琳趴在椅子上, 他想直接舔小琳的小穴只闻内裤的味道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小琳看伟仔一脸坚决的样子只好趴在椅子上, 同时要求伟仔只可以舔不可以插进来。 而伟仔并没回小琳的话,便将脸伸到小琳的两股之间说︰好漂亮哦!小琳的小穴和屁眼看起来都好迷人哦!不要说了, 好丢人哦!你要舔就快不然我要起来了。 一听到小琳说要起来,伟仔马上将嘴凑了上去, 用舌头将小琳的私处每一寸都好好的品嚐到。 而小琳也没想到伟仔会弄得她那么舒服, 也渐渐的呻吟了起来。 而我则是忍不住的将硬得发疼的肉棒,给拿出来, 好好的套弄一下同时继续欣赏眼前的活春宫。 这时我看到伟仔除了一边舔着小琳的骚穴外, 一边也用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而当小琳越喊越大声时, 伟仔偷偷的改用手去刺激小琳的私处而自己的另一只手, 则偷偷的将肉棒移到洞口回来的磨蹭。 而小琳则不知道伟仔己兵临城下,还一边配合的扭动屁股。 伟仔看机不可失,将肉棒对好洞口,一个腰, 那肥肥短短的肉棒便整根进去了。 小琳感到伟仔的肉棒进去之后,先是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声后, 马上发现不对大叫说︰你不是说不插进去的吗?快拔出来。 同时扭动屁股也将让肉棒脱离小穴。 而伟仔则是紧紧的顶着小琳,同时双手紧抓着她的腰, 开始抽送了起来并对小琳说︰插都插进去了, 就算我现在拔出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不如乖乖的等我干完再说。 听完伟仔的话,小琳也知道无望了,反而不再抵抗, 任由伟仔去奸淫她自己同时流下不甘的眼泪。 伟仔一边抽送,一边还将手伸进小琳的上衣中, 把玩着小琳的巨乳同时在小琳的耳边说︰小琳的小穴真好干, 又湿又热的弄得我都快射了。 而小琳则是紧咬着自己的衣服,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但听到伟仔这样露骨的话和私处传回来的快感, 还是让她发出了几声嗯嗯的音。 这时伟仔由于刚刚已经被品箫了一阵子, 所以快感更是很快的便集中到龟头随时就要爆发了, 只见伟仔又用力的抽送了几下之后便死死的顶着小琳的私处喔喔叫的抖动了几下之后, 将火热的精液都射到小琳的穴里。 而小琳知道伟仔发泄完之后,便一把将他推开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话后,便起身要走,伟仔原本还想拉住小琳, 却被小琳大叫一声︰不要碰我!给摔开后便往室内走来, 而我则赶快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小琳直接进到浴室里,我想她是想洗去伟仔留在她身上的污秽, 而伟仔则是整理完后走到浴室门口跟小琳说︰我把的内裤留在外边, 自己拿去我走了。 说完一脸得意的走了,必竟他可是该爽的都爽到了啊!我等伟仔走后, 也跟着离开说真得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脑海里还不停的在回想刚刚的一切, 待会找个机会要好好的跟小琳也来一次。 洗好澡后的小琳,回到了烤肉区,她直接坐在我的旁边, 并狠狠的瞪了伟仔一眼而伟仔除了装不知道之外, 也没说什么。 师者︰传道、受精、解欲也在晚上的我们三剑客特地秀了几段街舞, 弄得营火晚会的气纷更High。 每个人都陷入了狂欢之中,连平常文静, 不太说笑的老师都和我们有说有笑的后来我们特地要牧场的大叔帮我们弄了一大桶的鸡尾酒过来。 而我们特地请大叔帮我们说那只是普通的饮料, 避免老师知道了不准我们喝。 由于鸡尾酒喝起很好喝,所以大家不免都多喝了几杯, 只是这时酒量不好的人渐渐的都有点醉了,而老师更是醉得靠在我身上, 我想可能要先将老师送回她的房间我便问了和老师同房的人, 结果她们每一个也醉得乱七八遭。 看到这种情形,我们几个没醉的,只好将她们一一送回小木屋去, 为了方便照顾她们我们只好将喝醉的女生集中一间, 男生集中一间女生那间就交给还算清醒的小琳和刚睡醒的小琪照顾, 男生则由伟仔和阿诺照顾。 当安排好后,我才发现老师没地方休息了, 大家看平常我和老师最好便说要我照顾老师, 我心想你们还不是怕老师明天一早醒来会骂人, 所以才会这么说。 不过我也不能说什么,看着大家一致的眼神, 我也只好扶着老师到我的小木屋去。 只是我扶着老师的时候,发现到平常严肃的老师, 这时拿掉眼镜穿着洋装的她,看起来还蛮迷人的, 原本搂着她的腰的右手顺势往她的臀部摸去, 隔着裙摆我发现老师竟然没穿内裤,怎么可能呢?可是手上传回的感觉告诉我, 我的手直接隔着裙摆按在她的臀部上没有内裤的感觉。 不过我不死心,手顺着臀摸到了两股之间,这才被我给摸到了一条细缐, 心想原来老师是穿丁字裤难怪我摸不到内裤。 将老师放在小木屋的客厅沙发上后,我便先到二楼看还有没有人, 等我检查过没人在之后便跑到门口将门锁好。 放心回到客厅,凝视着醉卧的老师,匀净的小腿无力斜倚, 我将她的双脚擡上沙发调整好体位,扶起一脚翘弯靠在椅背, 形成张开双腿的淫荡模样翻动她身体时还听到她呓语说︰不要!我不可以再喝了……忽然说话造成我的紧张, 但美色目前把心一横,掀开洋装裙摆,果然是件T字性感内裤, 看得我双眼发直。 黑黑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 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个阴户,左边阴唇露出一些, 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阴毛宣示着主人的性感, 松弛醉倒的老师双脚张大躺卧在沙发上,微突的小腹随唿吸起伏, 身体像羔羊一样雪白她睡得平静安稳。 从纤腰再往上掀开,是同一套无肩带性感的胸罩, 已经松脱薄纱网状的蕾丝织成半透明的一层, 罩住乳头乳晕形成黛黑神秘的性感玉峰,看得我血脉贲张, 真是成熟妩媚的女体。 忍不住低头埋在美丽的老师腹下,一股洗澡后香香的味道混合着性器官散发的诱惑力, 毫不顾虑马上拨开她的亵裤布料少得根本只是象征性遮蔽老师的阴户, 阴毛呈倒三角型黑绒绒一片接近穴缝处特别长出一撮黑长浓毛, 由于姿势的关系裂缝已微微张开,阴部长得很漂亮, 丰厚红润。 轻易拨开两片滑嫩有弹性的大阴唇,花蕾还是粉红色, 连边缘都呈现粉嫩粉嫩不像有些会黑黑的,再掰开更大一些, 阴道口湿湿亮亮的好不诱人!正享受美梦的女人, 因为酒醉睡得不省人事让人将自己摆布成淫荡的睡姿, 这姿态平常决不可能出现在别人面前不只是暴露阴户而已, 甚至于被翻开女人最珍贵的隐私地方没有一点保留的露出阴核小阴唇以及美穴…看了都想为她婉惜!对着暴露的美穴, 舔湿我的中指顺着她的玉洞轻轻滑入,湿热的触感迅速包裹手指, 美丽的新娘仍旧睡着我缓缓抽送手指,并用姆指按压她的阴核, 轻巧温柔贴心的骚弄虽然是醉醺醺的,但是身体的感觉却是相当清醒, 阵阵的刺激传递着美好的性感情慾随着我的动作挑起。 性慾带来的不安让老师稍微惊动,惺忪的微微张眼, 客厅黄色的灯光照得美丽成熟的女人睁不开眼 酒精作祟让她感觉迟滞我手指并没有拔出,怕慌张得抽出反而容易惊动到老师, 中指毕竟远不及鸡巴粗望着她微醒的双眼,被掀起裙子到胸口的美丽老师, 几近完全暴露胴体的状态内裤拨到一旁,松弛张大的美穴还塞入我的手指, 紧密结合的中指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她没感觉。 虽然似醒非醒,但是酒力让她懒洋洋动也不动, 她看了我在一旁便问︰小杰还没有睡?我微笑回答一声︰嗯…老师还没有来得及发现身体的裸露, 以及我为何守在一旁?就又闭上双眼朦胧的意识对于下体传出的淫慾反应非常明显, 热潮一阵阵挟紧手指再抽出的同时带出透明的淫水。 渐渐充血涨红的美穴唤起原始的慾火,再按插进入, 无名指触摸她的菊穴姆指压迫勃起的阴核,灵活的颤动手腕, 小穴的刺激让这个熟透的老师清醒不少长长的睫毛轻颤, 性感慾念占据她的思潮深沉的意识中略微感到不妥, 但是对于性交的渴望随即吞噬这一丝的不安。 我决心要羞辱这个美丽的老师,随着抽出在她小穴紧含的手指, 慾火觉醒的老师竟略微上擡张开的下体像是舍不得手指拔出, 抱起她的美臀翻身让她跪在地毯,头部与身体就趴在沙发上, 刷!一声拉下她的底裤掀起的洋装盖住头眼, 胸罩就缩贴在沙发与乳房间。 女老师头脑昏沈,旋绕的景象包围视缐, 但是酸软的躯体完全任人摆布高高翘起的屁股让女人有种裸露的淫荡快感, 她特意压低蜂腰阴唇就毫不保留的翻开,形成一道红色的肉缝, 旁边还衬托着黑长的阴毛胸罩在她移动身体时留在沙发上, 乳晕大且红黝红色乳头也不小,随着身体的晃动奶子弹上弹下的。 没想到看来端庄娴雅的老师,动情之后竟意料之外淫荡, 这样的女老师怎不令人想要染指?高耸的屁股一挺一挺的 嘴巴呢喃着听不懂的呓语哼哼啊啊的,掀起遮住脸孔的裙子, 满脸妮风光她还搞不清楚背后将要插入的肉棒是谁的?迅速脱光衣物, 双手各抓住一颗乳房挤弄擎起大鸡巴往她嫩穴挺刺, 女老师更是迎合我的插入调好姿势后奋力勐插, 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饱满丰挺的乳房一前一后晃动, 淫水泛漤到湿溽我的阴囊。 半醉半睡的老师很配合的让我奸淫着,老师虽没有意识, 可是还是不经意的呻吟了起来‥‥啊‥啊‥嗯‥嗯‥啊‥啊‥下部就噗吱噗吱的声不断 老师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淫荡的被自己的学生干。 看着自己的老二一进一出的干着她,当我看见她的脸, 我的老二就更硬了再想到她可是我的老师,我就干的更凶了。 同时我靠在老师的耳说︰老师!的小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紧!而且又湿润真好干, 是不是第一次给学生干啊?老师好像听到我的话一样 又再度的流出了一堆的淫水我突然有种很快乐的感觉, 可以在这时让老师对我臣服。 我不禁的越来越大力的抽动着,哇!!!我好爽啊……不行了…快要出来了!!当我的精子快要到达门口前‥我大力的再度的抽动了大概五下, 而每下都让老师哎哎叫最后我感到我的老二好像一颗原子弹在老师的体内快要爆炸了 而原本肿胀的老二塞在老师的阴道中好像胀的更大了…一时间我射了, 一道强而有力的水柱射入了老师的体内有很多灼热的液体在老师的子官里不断的飞散 喔…喔…老师在这时也达到了高潮她的淫水混合着我的精液。 当我将肉棒抽出时,老师也全身无力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我想她应该会有一个好梦。 我将一切整理好之后,便抱着老师到房理睡, 自己则到浴室里将刚刚的战果好好的洗刷干净。 我洗到一半才想到忘了拿洗发精进来,便想出去拿, 不料却听到房里传来怪怪的声音我偷偷的房内一看, 便发现到一个男人在老师身上做着活塞作用中。 看着高挂在老师腿上的丁字裤,我看老师又被续玩了, 而老师身上的背影有些熟悉对了,是大禀,我记得他不是也喝醉了吗?我偷瞄了一下俩人的结合处, 发现到大禀真是人如其名天附异禀,家伙又粗又大, 把老师的肉洞都插得流血了而老师也被大禀干得有点清醒过来, 一看到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的学生急得她想将大禀推开。 但高大强壮的大禀,可不是她这种弱女子可以推的开, 只好跟大禀说︰大禀快停啊‥‥我是老师‥你弄痛我了‥不要啊‥你的太大了啦‥啊我不要了啦‥你快抽出来。 可惜喝醉的大禀,一心只想发泄兽慾,跟本不顾老师的感觉, 大肉棒直起直落的把老师插得快昏了过去。 所幸老师也是有结过婚的人,苦撑了十几分钟后, 渐渐也适应了过来身体里的火也被点起,反而忘我的跟大禀对战了起来, 看来大肉棒对她而言也很受用了。 我在房外又看了一阵子之后,便想真好刚偷吃完, 马上有人出来帮我顶罪便又回浴室洗澡去了。 等我洗好出来,大禀和老师也已经鸣金息鼓的相拥而眠, 我想明天一定会很好玩真想知道两人明早的清醒之后的模样, 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不在场我也只好忍痛放过这个看好戏的机会, 跑去找小琳顺便和她找地方温存一下。 从那次各有意外收获的旅游回来之后,伟仔和小琳便一幅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问他们结果他们一个是不好意思说,一个是咬牙切齿的不愿意说, 弄得大家都觉得很奇怪而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我, 也不会笨到去将事情道破所以最后大家只好由他们去了。 而小琪和阿诺那一对,最近也有点不愉快, 当阿诺跟我们说原因时我差点笑出来,原来是小琪最近常常抱怨阿诺这么都不能满足她, 而阿诺则觉得小琪的味口变大了所以常常斗嘴, 而我也只好跟阿诺偷偷说声对不起啦!最好玩的则算何美如老师和大禀之间发生的事了 自从回来之后何老师常常有事没事就要大禀在放学后留下来帮她, 而在同学的逼问中大禀也只说老师是要他帮忙做一些粗重的工作啦!我看着大禀日益消瘦的身躯, 我想这种出力又出精的工作当然粗重啦!那何老师又正值狼虎之年, 看来老师把师丈身上得不到的满足都在大禀身上发泄个够, 而我也只能拍拍大禀的肩膀对他说︰你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