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吴鸳,19岁,名字很有女人味,但是实际上我长的很高大, 而且我有一根18cm的大吊。 我妈妈今年45岁,有一个姐姐叫王容, 50岁丈夫跟着女儿到美国住,家里就姨妈一个人, 姨妈在城里住。 只有一个佣人,平时就叫我到她那里去玩,我因为没时间就没去, 今年我要上大学我上的大学就在姨妈住的那里。 我当然就住到姨妈家拉。 我一个人去的广州,姨妈怕我不认识路就开车来接我。 下飞机后,我在候车厅张望。 我因为有7年没和姨妈见面拉不太记得拉。 正在我快放弃时: 「请问你是小鸳吗?」我转头一看, 一个40来岁的美妇站在我旁边我回答「是啊, 你是?」当时我不太肯定因为姨妈好象有50岁拉, 而眼前的美妇才40来岁身材丰满。 正在我想时……「啊,都长这么大拉,我刚才实在是认不出你来拉, 我是你姨妈啊。 」她接过我的行李后就往她的车上走去, 上车后我座在副驾驶座我看着姨妈那因为开车而上下耸动的丰满的乳房, 陡然姨妈转头对我说: 「小鸳你今年19岁拉吧?」「恩, 是的 姨妈我问个问题?」你问吧: 「姨妈可不许生气啊。 」「恩好啊」姨妈笑着说: 「姨妈怎么还这么年轻漂亮啊?」「都快55拉, 不象你门年轻啊。 」我说: 「哪里啊……姨妈很漂亮啊……我妈妈都比你看起来老许多拉!」就这样我和姨妈到了家。 姨妈把我的东西叫给佣人就带我去我的房间, 姨妈家共有3层我住3楼姨妈2楼佣人在最下面。 这天我开学回家后直接上楼,因为开学实在太疲倦拉。 在经过姨妈的房间时听见房里隐约传出一些声音, 象是小孩哭的声音。 我以为姨妈生病拉,就直接打开姨妈的房门, 咦今天姨妈的房门怎么没关也许是姨妈以为住的地方很安全, 哪知道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令我耳红心跳「啊……恩……啊。 好舒服。 小鸳……插……我……用你的大吊插破我的小穴……」显然姨妈还不知道我进来拉。 还在用手在抚慰自己的阴唇,姨妈全裸的仰躺在床上, 一只手揉着乳房一只手不断的抽插自己的阴道。 我这时不知道怎么办,呆呆的站在那里, 「啊……要死拉……加劲啊啊出来拉……」姨妈全身象弓一样的硬在床上。 阴道里留出大量的黄水,我和姨妈的距离有点远, 看不太清。 只看到隆隆的鼓起的饿肉片。 我这时想到快走,我悄悄的到自己的房间, 掏出鸡吧开始手淫。 整个下午我的脑子里始终是姨妈那丰满的阴唇, 知道吃晚饭的时候因为佣人是在一边吃。 所以餐桌上只我和姨妈,姨妈看我是满面通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自己走时姨妈应该没看见啊, 在吃饭时我门一直没说话。 晚上看电视时姨妈大我说「你等下到我房间来下, 姨妈跟你说件事」跟着姨妈就回房拉。 我莫名其妙。 姨妈有什么事?我看完电视后就到姨妈的外。 敲敲门「没关」姨妈说到。 我推开门进去。 只看一眼,我的分身就差点翘起来拉,姨妈只穿一件真丝睡衣, 里面什么都没穿姨妈看见我下面的反应。 我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你过来」姨妈拍拍她旁边的床, 我走到姨妈身边坐下 问: 「姨妈有什么事?」「你中午回家时是不是……是不是到我房间来过?」「恩」声音底不可闻。 「那你看到拉我的事拉?」「恩」「其实你也是这么大的人拉, 姨妈瞒着你也不好自从你姨丈到美国后我有几年没过那种事拉, 本来到姨妈这个年龄应该不想那种事拉不只怎么的我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 我有不想在外面找人,只好自己那个拉希望你不要把姨妈的事说出去」「好, 姨妈得到我的肯定后就谈到我的身上。 」「你有女友拉吗?」「没有。 」「这么大拉应该有拉」姨妈边说边往我这边靠, 一股成熟的女人味飘过来我的鸡吧硬的不能在硬拉, 实在忍不住拉一把拉过姨妈的身子。 把她抱上床。 疯狂的脱下她的衣服。 把自己的也脱拉。 我吻住姨妈的嘴唇,慢慢的往下吻。 别看姨妈60岁拉,身子丰满不下于30岁的女人。 「小鸳。 我知道你忍不住。 你慢慢来。 姨妈包你舒服」我没因姨妈的话而放慢速度, 分开姨妈丰腴的大腿。 把嘴簇在姨妈的阴道口上舔着「啊……啊」姨妈渐渐的有拉反应。 我边玩着姨妈的乳房边舔着姨妈的阴部。 姨妈开始语无伦次拉「啊。 舔深些。 小老公……啊……啊……你快插进来。 我……要……啊」我站起身来握着19cm的分身在姨妈的阴部擦着。 「插进来啊……小……鸳……我求你……啊……啊……」我看差不多是时候拉, 对准阴道鸭蛋大的龟头挤开红嫩的阴唇勐的一使劲, 全根插入拉姨妈的小穴哇,姨妈的阴道真紧, 我差点射拉层层褶皱,龟头把一团嫩肉挤的向两边分开, 我估计是姨妈的子宫。 「啊痛啊。 小鸳,你插的太深拉。 我的小穴被你快插破拉。 」我没停下,抽动着分身姨妈脸色变的苍白, 大约15分钟后姨妈渐渐的发出呻咛。 「啊……啊……使劲……啊……小老公……大……鸡……吧……我爱……爱……你」我抽动的更快拉, 「啊」随着姨妈的一声高叫。 一股阴水打在我的龟头上,姨妈这是第三次泻身拉, 我也到拉高潮一股难言的快感流遍全身,我把鸡吧插入姨妈的最深处, 鸡吧开始暴长快有23拉。 姨妈的阴道被我撑的我估计是破拉,浓浓的精液喷向姨妈的子宫, 姨妈在我喷后就晕拉过去我慢慢的饿抽出我的鸡吧, 一股血水随着鸡吧的抽出和着精液流拉出来我仔细一看, 只见姨妈红紫的阴唇向两边翻着阴道破裂拉, 我舔着姨妈的乳头睡着拉醒后看见姨妈座在我旁边。 姨妈见我醒拉就开始数落我「你怎么拉, 看把我的那个都搞裂拉」我抱着姨妈说「对不起」姨妈后来也就没说什么。 从此后在大学的四年里我天天和姨妈插穴姨妈的口, 屁眼都被我插完拉姨妈和我在后面的时间里过着神仙都羡慕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