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房租!」像轻敲美玉的声音在我门外响起。 又一个月了吗?又要缴房租了,时间过的真快。 我从皮包掏出五张水蓝钞票,打开铁门交出钞票给眼前的高 中少女。 她有着直又顺的黑发,又黑又细的眉毛下是烔烔有神的眼睛, 小巧微翘的琼鼻加上粉红的樱桃小嘴配上高 中制服就像是日本美少女漫画中的女主角。 一手抓过我的血汗钱, 再由上而下的打量了我一下说: 「谢谢, 这个月还要服务吗?」她所谓的服务就是吹箫 每次一千块。 刚开始听到时心理还有点不适应,但是久了也就习惯了。 而当初的不适应只是男人的沙文主义加上纯情少年对爱情的童景, 随着时间的推演我也慢慢抛弃了这种幼稚的想法 我何苦跟自己过不去。 「当然要。 」走进只一张桌、一张床和一套卫浴的房间, 我大方的坐在床边上等待着高 中美少女的服务。 她用着有点冰冷的手指掏出了我那条没精神小虫, 右手将遮到右眼的浏海顺到耳后。 她香舌微吐,舔着我的包皮。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受到湿润的小舌撩拨, 我的肉棒挺了起来。 「真大,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过比你更大的。 」听着她的赞美,我有点嗤之以鼻,又不是大就好, 有钱才有用啊!她右手熟练的着玩弄着我的子孙袋 左手套着我棒身小心将龟头、阴茎吞入自己的樱唇之间。 我以可清楚感觉她由鼻子唿出温热的气息, 以及龟头在她口中不停的受到阵阵的轻微压迫 看着肉棒正在两片丰盈的嘴唇中进进出出一时闪动着口水反光的光辉, 我的血气冲上了头。 三分钟后,我上千的子孙都被她吞到肚子里去了。 「一千块。 」她一手用卫生纸擦拭着嘴巴,另一只手伸着对我要着钱。 「一个月有五千块的零用钱,还要赚这种外快, 你到底把钱花到哪去了?袁筱叡。 」这是我第一次问她这个问题,因为她常常提早收我的房租, 而房东也跟我说我的房租是她的零用钱以后钱就缴给她。 我看了看日历,现在才过了半个月,又是每半个月就收一次。 袁筱叡马上回答道: 「因为我要跟男朋友去玩啊!而且我还要送他礼物。 」去!一定是个小白脸,吃软饭的家伙,看来这小家伙到最后一定人财两失。 最好是如此,外加被轮奸。 「那我要跟你说,我缴给你的钱已经可以住到学期结束了。 」「是吗?那真是一个大麻烦,这样好了,你帮我介绍五个人如何?我免费帮你服务一次。 」「你只有三个洞剩下两个要插哪里啊。 」我再掏出了一张水蓝色钞票。 「谁跟你一次全来啊,告诉你,我只用嘴来服务, 剩下来的我全都要献给我的男朋友。 」筱叡一手拿过我的钞票,塞入她黑色巴掌大的皮包。 听到她这样一讲,我突然觉得很好笑。 「原来是这样的啊!跟我印像中的你差很多啊!」「大色魔, 我可没必要要给你好印象。 」看着她重重的甩门而出,我突然决得有她这种女朋友也不错的感觉。 可是她一定很缠人,而我又不太喜欢热闹,嗯!想想还好, 但是真的要交一个就不可能了。 铛拉~铛拉~电话向声让我感到一阵厌烦, 因为我以经快要迟到了。 「我伟大的纯爱言情老师,请问你的稿子写好了吗?我非常期待你那纯纯的爱。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毫不犹豫的挂上电话,因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他就是我的编辑。 废话一堆,善于取笑人的编辑,林文涛。 铛!铛!这次换我的手机响了!「好了, 不说笑了晚上我们在老地方见!记得穿戴要整齐。 」进了浴室,我从镜子中看着满脸胡子的自己, 「穿戴整齐还是没有人要啊。 」浓郁的咖啡香扑鼻而来,明亮的咖啡馆加上简单朴实的摆设是个阅读的好环境, 加上半满不满的客人更可以让人放心的点一杯咖啡配上一本书来消磨一整天。 这里是林文涛介绍给我的地方,同时也是他审稿的地方。 凡是所属他下的作家,每次审稿都会被他请来这里坐着等他审稿。 每个人都很乐意来这里享受,就连没灵感的时候也常来这里坐坐, 追求那稍纵及逝的灵感。 我拿着有着两条金线爱尔兰咖啡,先是闻一下浅嚐试试烫不烫, 最后再全部灌下肚子。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每晚可以来个一杯。 「又是一篇纯纯的社会爱情,如果不是知道你还大学生, 我还真会以为是社会人士写的。 」林文涛放下手中稿纸将它放入牛皮纸袋里。 「还是老样子,出版后汇钱。 」说着他自己顺了一下黄褐色的头发。 「看着你穿西装的样子,真是一种享受。 」我皱起了眉头。 「你也不差啊,每看你这和蔼的笑容,我就会想到言情小说里面那些被呆呆的女性征服的聪明主角。 「那我想选择被你征服,怎样高贵的小姐。 」我一阵毛骨悚然。 林文涛原本笑咪咪的眼睛中突然掺杂了厌恶的色彩。 「怎么了?」对于他的举动我感到好奇。 「叡,你有没看到前面穿西装的两个人, 他们身上的西装很好看。 」「那我们等下去买,我也想要看你穿西装的样子。 」这声音宛如玉器相碰撞。 「我们走吧。 」不用林文涛开口我就已经抢先开口并站了起来。 「也好,事情说完了就该散了。 」林文涛拿起了帐单。 说实在的听到那两人的对话真让我觉得刺耳, 大概见不得别人好吧他有女朋友我却没有。 斗大的雨滴不停落下,哗拉拉的声音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位能有多大。 在这种天气骑车,就像是被人用力扔了一把柏青哥的小钢珠, 超痛的。 如果是厚塑胶雨衣多少可以降低一点伤害, 但是如果是十五元一件薄雨衣就免了走入回家比较安全。 反正才三公里多一点点,跑一千八的两倍多一点。 而且走路也可以发呆,想想小说该怎么写。 看着同学冒雨慢慢的骑车大喊: 「痛死人了!」我更笃定了要走回去。 路况由平稳变的坑坑洞洞,红绿灯频繁了起, 我已经走到了我外宿的附近大概还离个一、两公里吧。 等着红绿灯,我眼角扫到了离脚边不远的水坑, 如果一辆车子从那压过不知道水会溅的多高。 哗拉!很好,我知道了。 溅起来的水足够让我由脸湿到胸膛,水中还带了泥味, 以及一些些奇怪的东西。 那个东西软绵绵、烂稀稀的还有着白、黑、褐等颜色。 这时我望向了远方的旅馆。 「老板,我要休息。 」进了同学口中受到好评旅馆,我只想赶快清洗一下, 我无法忍受不知名的东西沾在我身上痒……我说他不是就不是 他绝对不是那种东西。 上了二楼,熟悉的人从身旁插身而过,他手中皮包鼓鼓的, 黑色的边里面掺杂着水 蓝色的边。 看到这一幕的我脑中突然想到色情小说中强 奸卖女人的剧情, 不过又随之抛到脑后又不是演电影。 对照了钥匙上的号码和门号是否相同时, 我听到了巴掌声和常有的小说对白「婊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谁说这里隔音很好, 是个炒饭的好地方。 「救命!」原本清脆的声音参杂哭喊的杂音。 不管她,我们不认识痒……马的!是哪里传出来的!感到烦躁的我, 一一推着房门。 推到一间微开的房门,我就冲了进去。 看来隔音是要关上房门才会完全。 红肿的脸颊,泪盈盈双眼还有被撕不成样的制服。 这房里正演着两男奸一女的戏码。 干脆加入他们,让女孩享受一下极乐四人行算了。 我大喊一声: 「员警!」那两个男人呆掉了, 而我也给他们来个撩阴腿以体会天下究极之痛。 不过他们也真蠢,我穿的薄T袖和一条短裤配上个凉鞋, 怎么看都不像是员警啊!而掳来的公主当然要带回恶魔堡。 爱情总是来的这么突然,即使你不管它, 它也会静静的来到你的身旁。 做爱也是一样,轮到你时自然就会发生, 发生的是如此自然让你感不到一丝的犹豫。 摸着筱叡只到衣领的头发,将她拥入怀中, 嗅着她所散发的体香我吻着她的额头、鼻头、嘴唇。 两舌相交,比起我笨拙的吸吮,她则是灵活的挑逗、磨、含、吸弄得我只能由她摆布。 而我再她背后的手则是本能抓往她的胸部。 右手轻易的钻进了我借给她穿的白衬杉内, 握住那极有弹性的丰满;她的胸部有着馒头和裐布结合的触感 在抓揉中可以感觉到她的弹性和柔软让你忍不住一揉再揉一捏再捏, 即使是最不敏感的手茧也可以感受到那不可思议的滑嫩。 这时她的舌头再不挑逗,变成了紧紧的吸吮和缠磨。 当我用手茧轻刮着她那坚挺的突起,她舌头是失去了力气般只能任我摆布。 我让她躺在床上,解开她的钮扣。 筱叡娇喘连连的说: 「不要这样子玩啦。 」但是她手却没有阻止我的玩弄,手乖乖的举在头上十根手指不停搅弄着, 脸颊则是红噗噗的。 「为什么不能,你舒服我快乐啊!」她的乳房在我手中或扁或圆, 滑如凝脂的触感令我爱不释手看着越来越挺立的小红梅, 我伸舌一舔她的娇躯微颤;一含,我身下美身立刻僵硬。 「不痒……要痒……这样痒……啊!」听着她的呻吟, 我坏心的咬了一下她的小红梅。 抬起她的美腿,折起她的柳腰,我将她黑色的花园展现在她的眼前。 长条形长短刚好的阴毛,肥满隆起大阴唇里有着沾满爱液的肉芽和嫣红蜜穴。 轻轻挑逗一下肉芽,她就摇摆屁股夹紧大腿;探入蜜穴, 她的身子又抖又扭喘息声也变成无力的呢喃。 我两手撑开了她的大腿,将肉棒放在蜜穴前面。 两片阴唇首先被顶了开来,后面温暖的腔肉也随之紧紧地包覆着龟头前缘。 这就是所谓的处女吗?紧绷感才刚刚进入一点就完全表现出来, 看着那个含入我整个龟头撑到极限由嫣红色转粉白的阴道 让我心中的欲望无限的扩大摧花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好痛痒……不要痒……」筱叡费尽力气哭喊着, 双手乱抓双脚不断着挣扎,但却被我的手紧紧的扣住无法移动分豪。 看她这个样子,我将她双腿曲起压往她的胸口, 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肉棒也一举进入湿润滑腻的阴道里。 温嫩柔滑的肉紧紧的含住我的肉棒,滑腻的爱液让我深入她的体内, 使龟头紧顶在她的花心上整根肉棒被她的肉穴紧紧的吸住, 她那两片粉红的小阴唇锁着肉棒的根部。 泪水从筱叡的眼框中流出,编贝般的牙齿咬着下唇, 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原本修长白嫩的玉指早已一片通红。 我撑起身子抽出一半的肉棒,把筱叡的美腿围在我的腰间, 握着抓紧床单的手再让肉棒深深插入。 她原本卿脆的声音开始含煳, 变成哭泣的呻吟: 「好痒……痛啊痒……啊痒……呜痒……不要痒……动了痒……」看她这样子, 我也只有停下来享受整根肉棒被那小阴户紧紧裹住的滋味。 她的嫩穴一圈又圈的紧缠在我的肉棒上缓缓的往里面收缩, 而那一圈圈的嫩肉上好像是有着无数的小豆豆 随着收缩而摩着我男性象徵。 这时她身上的香味浓郁了起来,那是一种可以让心情镇定的清香。 在以往,我每次闻到这个味道就会感到性欲被枪杀的感觉, 现在这个香味反而让我扑通、扑通跳的心脏平缓的下来。 她真是一个不错的尤物。 我把肉棒从阴道里慢慢抽出,再缓缓地插下。 筱叡的处女嫩穴,再次被我巨大的肉棒撑的满满, 每次的抽插都将带有血丝淫水带出和翻出的嫩肉 她阴户周遭浓密而纤细的毛发已经染上了湿气, 呈现出淫糜的感觉。 我缓缓的、慢慢的重覆着这个动作,而筱叡的淫水越涌越多, 噗哧、噗哧的声音由我俩的接合处传了出来。 筱叡原本嗯嗯哼哼的声音变成了: 「好痒……嗯哼痒……可痒……是好痒……痛啊痒……又好麻痒……好舒服痒……嗯……」等等无意的呢喃。 这时她身上染了宛如胭脂的颜色,眼中春情荡漾, 神色媚态动人让我色心大起,急促的挺动着腰身, 将肉棒插入她的体内。 我深深地、疯狂的进入她体内,也仔细的观察她的肢体动作;她伸直双腿, 我就在抽插之间用阴毛婆娑她的小腹;当她抬高双腿勾住我的腰时 我就深深的进入她的体内顶着她的花心摩动着。 而筱叡原本含蓄的声音也随着我的动作渐渐大了起来: 「啊痒……好厉害痒……麻死我了痒……会被插死痒……痒……啊!」她挺拔的乳房随着她摇摆而晃动, 最高处还可以看到两粒鲜红的小红梅诱惑着我用嘴唇含住那鲜红的小红梅;我低下头, 用嘴唇夹住粉嫩的小红梅、用牙轻轻的啃着再用舌尖旋绕着乳晕舔着小红梅。 这样的享受财不到一会,筱叡浑身颤抖两腿像是八爪章鱼般的紧缠我腰部, 大力的挺动阴户在我小腹上磨着小阴唇像张小嘴紧紧的咬住我的肉棒, 让我无法从她体内拔出。 她突然叫着: 「啊痒……啊痒……!」我感觉她的阴道急速的收缩, 嫩肉紧含着我一股澎湃汹涌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 收缩的嫩肉像小嘴似的紧紧包住我的肉棒吸吮着 我也一阵颤抖将滚烫的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 筱叡原本烔烔有神眼睛现在是波光荡漾, 白皙的脸颊是一阵嫣红樱桃小嘴微启,浑身都是晶莹汗珠。 我低下头,深深的吻她,我们的舌头彼此交缠, 她的嫩舌也紧贴着我的嘴唇吸吮吞下我的津液 我再度挺动下体她的双手按我的背上,让两人间没有任何的距离。 这一次我静下心来的熟悉她迷人的身体, 慢慢的在她体内磨着寻找有没有所谓的G点。 筱叡的肉穴像是灌满热水似的,而在那之中有一粒小小的突起, 正好顶再我的龟头上每当龟头擦过小突起时, 筱叡按在我被上的手就多加了一分力。 「不痒……啊啊痒……要再磨痒……了痒……呜痒……」一阵令人销魂的喘息声由筱叡的口中传出, 我只感到身下一紧又一道阴精到再我的龟头上 筱叡也昏了过去。 扳开她缠绕在我身上的四肢,才起身将肉棒拔了出来, 淫水和精液混着流出了红红阴道经过她雪白的臀部流到沾有缤纷落红白衬衫上。 洁白的小腹上长着长条型的细茸阴毛,丰腴的大阴唇里是一张一合的小阴唇, 乳白带有红的黏稠液体缓缓的流出这样淫糜的景象令我吞了一口口水, 忍住想要在来一炮的冲动。 到厕所去解决好了,我可不想犯下强 奸致死案, 顺便也帮她擦一下身子好了虽然她闻起来一点也不臭, 不过她现在身上的香味可真会再让人失去理智。 经过刚刚的疯狂后,我的头脑开始混乱的起来, 因我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速食感情我习惯的打开电脑开了一篇文章, 慢慢的敲起字来这是我思考的习惯,但我随着越敲越多的字我的心情反而越来越乱。 两条纤细膀臂环绕了我的脖子,湿润火热的唇含着我耳垂, 玉器相敲的声音在我边响起弄得我耳根痒痒的。 「你就不能轻一点吗,你弄得我好痛。 」筱叡抱怨着说着。 「多插几次就不会痛了,而且你刚刚的那种骚劲!」我还没说完, 纤细的膀臂立刻缩紧我的脖子。 筱叡哽咽说: 「不要这样说我!不要这样说我痒……痒……」我可以感受到颈子上的潮湿。 对于她的表现我感到奇怪?「虽然顺序有些不对, 但是你可以当我的女朋友吗?」筱叡用她脸颊婆娑着我的后颈: 「你不是因该要负责吗!」「那你要多少钱?」说到这里 我觉得自己很蠢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你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同时也不会哄女人。 」我原本正向电脑的头就这样子被她转了过来。 柔软的手按在我的脸上,她身上特有的清香在我鼻头缭绕, 她湿润唇印我干涩嘴上一个极为正常的吻。 「你就像是这吻一样,平淡无奇却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温暖。 」此时晓叡的笑容就像是一张我珍藏的CG, 一样的美一样的撼动人心,让人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