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性幻想者,这一点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变过。 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就喜欢发疯般的想像着如何和女人接近, 那是让我现在都非常感到吃惊的事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伴随着疯狂的性幻想而来的就是疯狂的性欲。 我还是十岁时,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母亲当成我的幻想物件, 想像着与她作爱经常在她睡觉时去淫亵的注视她的娇驱和媚态, 疯子一样的去偷看她的乳房。 但我知道这是很危险而卑劣的行为,母亲也觉察到了我的不轨, 于是有几次终于喝道: 「不许胡闹!」或者是略带示意的责怪。 我当然了解母亲是不想我学坏,她自己也不愿意做这种乱伦的勾当。 但父亲的早丧以及常年的母子独处,却让我无法摆脱这种欲念, 况且母亲自己也欲火难熬——毕竟她也只有42岁——我已经19岁了。 我和她其实都很想要。 但事情却不是如你们想像中的两相情愿,一个戏剧性的发展, 让我从驯服母亲……母亲的体态是无可挑剔的 中等身材42岁的年纪正是风韵无边的时候, 身体丰腴而不臃肿色未衰而显得娇媚——不像少女那么单薄且不解风情, 20岁的少女是尚未成熟的女人很无趣的。 我19岁暑假的一天中午,母亲正在房间里练体操, 穿着短裙、背心雪白的美体就像磁铁一样吸引了我的目光。 母亲一跳一跳的,把那美丽性感的成熟妇人的韵味一点点的传递随着, 身体摆动的圆润肥臀高高翘起、一对大乳房上下翻飞、微凸的小腹以及下面的密处也随音乐「前进后退」动个不停。 我把这无比绚丽的美景不错眼的都印在脑里, 同时也觉得母亲是在无意识中把她深藏的欲望表示出来了。 我想到这里,心理一阵兴奋,下面的尘根儿自己就硬了起来。 母亲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邪念, 她边跳边对我笑着说: 「好了, 我快跳完了你帮我放一下洗澡水吧?」我照做了, 也没有去偷看她洗澡。 等妈妈穿好衣服后,看着她去床上休息。 「哎哟, 好累啊!」妈妈伸展着媚体娇声道: 「我要睡会, 你也去休息吧!」说完就躺在床上了。 我没有马上离开,死死的盯着妈妈看。 只见她丰软的香体像煮熟的面条一样倒在床上, 浑若无骨的不时扭动着大腿和肥臀水蛇似的摇摆下嫩蛮腰。 我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念头,回房去了。 但你们知道,这时的我是睡不着的。 我片刻不停的想着妈妈的淫态,下面那话儿已经冲得老高, 把裤子顶得像帐篷。 我失去理智的又回到妈妈的床边,只见妈妈早已经睡熟了。 她侧身躺着,刚好把硕大的屁股和肥腿正对着我, 妈妈的脸还可以看见运动之后面泛桃红更加的诱人, 一手放在挺起的乳房上伴着唿吸一起一伏。 母亲只穿了一件极薄的连衣裙,估计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的, 因为我从那几乎透明的衣服上没有看见什么痕迹。 我脱光了全身站在床边,一手抓着话儿一手去摸母亲, 快要碰到她屁股时吓得又缩了回来生怕被妈妈知道。 我明白这一回要是做了就不能回头了,但我更觉得妈妈和我其实都应该心知肚明。 我望着熟睡中娇媚的女体,再也忍不住冲天的性欲, 又轻又快的跳上妈妈的床一把抱住了妈妈,不顾一切的去亲她红润的小嘴, 把她的嫩唇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着两手去抓她的大乳, 发疯般地捏着把玩。 而我的鸡巴也一下子抵在妈妈的大腿上,笨撮的一阵乱顶。 妈妈在我疯狂的揉搓下一下子惊醒了, 大喊: 「你……你干什么!」我原本想住手, 但我也知道这一住手就意味着完蛋了说不定一插到底还可以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于是完全不管妈妈的喊声。 「快住手呀!」妈妈拼命扭动着醉人的丰肉狂骂: 「小畜生, 你要死啊!不是人呀!」我一边用力压住她一边说道: 「妈妈 我太爱你了我要你!」「快住手!畜生啊,你是!」妈妈拼命反抗, 不住的乱打 头发散乱的哭骂着: 「我白养你这个畜生了呀!天哪!救命啊!」我一边抓住妈妈的手, 一边撩开她的衣服果然她里面除了一条小裤兜, 其它什么都没穿。 我马上去脱她的裤子,但是她用力的挣扎让我无法脱掉, 于是我就略放了一只手双手去脱。 万万没想到的是。 这时妈妈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抓住我的头狠狠一甩, 把我整个人都推开了然后歇斯底里的对着床边的墙上死命撞去!!!!!!我一时间脑袋都懵了, 完全不知是什么回事等我回过头来时,发现母亲已经昏在床上, 头上和墙上满是鲜血床单上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我急忙过去抱起母亲大喊: 「妈,你怎么了?妈!」妈妈没有反应, 但是唿吸还有。 我知道出大事了,慌忙穿了衣裤,用一条毛巾包扎好妈妈的额头, 抱起妈妈就向医院赶。 幸好路上车子不多,我和医院一个外科主治医生(张医师)的儿子又是好朋友, 经过即时抢救终于让妈妈脱离了危险。 「张叔叔,我妈妈怎么样了?」我看见张医生从手术室出来, 马上就问。 「唉, 怎么弄成这样呢?」张医生边摇头边说: 「命是保住了, 但你妈妈的撞伤太深了恐怕会造成永久性的失忆或者是痴呆!唉, 看运气了。 运气好还只是失忆,不然痴呆就糟了!」张医生丢下目瞪口呆的我, 又回到了手术室又过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哎哟,好累呀!还算我们运气,大脑没有太大的损伤, 不会痴呆的放心吧!」一个月后,在医院的料理下, 妈妈终于出院了。 我那天问一个朋友借了辆车子去接她回家。 「哎?我这是去哪里呀?你是谁?」妈妈一路上看着我问道。 我一阵难过,差点哭了, 只是轻轻地说: 「我们回家呢。 」你们觉得奇怪吗?是不是应该在「我们回家」的后面再加一句「妈妈」?可我确实没有说「妈妈」。 难以想像的复杂心态啊, 此时的我在无比痛心的同时居然在潜意识里突然生出一顾恶意的念头: 「妈妈失去了记忆, 那也就是说她连自己是谁、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卑劣的思维控制住我的嘴始终没有说「妈妈」二字 我不让妈妈知道我是她儿子我要藉这个机会真正得到她!我在怀着难受和兴奋的复杂心情之下, 同妈妈回到了家里。 「这是哪里呀?」妈妈看着昔日的房间, 好奇地问我: 「你是谁呢?」「这是你的房间呀, 你在浴室里滑倒后撞破了头。 我送你去的医院。 你不记得了?」我暗自窃笑着。 「你是谁呢?」妈妈再次问我。 我拿起一张以前我和妈妈坐在床边拍的照片, 笑着对妈妈说: 「认得你自己吗?亲亲?我们是夫妻呀 你全忘了?」妈妈接过照片看了看: 「是吗?我不记得了。 」我点上一根烟,大着胆子搂住妈妈的丰腰, 拉她坐在床边说: 「唉你这一下子伤得不轻啊!亲爱的, 我好想念你啊!」妈妈看着我温柔动情的眼色 也逐渐地相信了毕竟妈妈的伤多少影响了她的思维, 她也慢慢把头靠在我怀里任我去抱她。 恶毒的淫欲再次涌上我的头脑,我一手抱着妈妈, 一手飞快地脱去自己的衣服、裤子。 我用手抬起妈妈的下巴,马上就含住了妈妈的樱桃小嘴, 拼命地舔吃着妈妈的香唇又把我的舌头伸进妈妈的口里, 叼着妈妈的香舌吞吐起来。 我把妈妈放倒在床上,两三下脱去妈妈的衣服, 把她一身让我垂涎以久的白肉展露在眼前。 妈妈用手去推我,仅存的一点羞耻感还是在驱使她拒绝我。 「别这样啊, 不要……」妈妈有点恐慌的看着我: 「不要!」「我们是夫妻嘛, 不用怕呀!」我无耻的笑着说同时也为第一次看见妈妈那白嫩的肌肤、巨大的乳房、凸起的小腹、无比肥硕的屁股以及黑色密林般的下体而唿吸急促起来。 我的阴茎迅速勃起,充血得让我痛得只想马上插进妈妈的肉穴里。 「我是你老公!不要怕,夫妻做爱很正常的!」我耐心的调教着妈妈, 双手抱起妈妈的大腿游遍了妈妈的乳房、奶头、屁股, 又去摸妈妈的小穴。 「不可以呀!这里不能……」妈妈还是不让我去碰她的穴肉。 但妈妈的反抗只是象徵的,她似乎已经接受了我是她丈夫这个谎话。 我抱起妈妈的腰,亲吻她的奶子,贪婪舔啃那越发张大的奶头, 不住吮吸那曾养育我的奶头彷佛觉得又吃到了香甜的奶水。 那是我,也是每个恋母的男人最喜爱的地方, 奶头既有母性的温柔又充满了女人的诱惑因此对于我便是双重的吸引。 我一手抓奶玩着,一手摸她的大肥屁股。 妈妈在我的亲吻、抚摩下逐渐软了下来,再也无力推开我了。 她软倒在我的怀里,任我肆意玩弄她的全身, 双眼微张小嘴里微微喘息着, 口吐兰香的轻轻哼道: 「嗯……别……不要嘛……老公不要……」我再也忍不住妈妈的淫荡的浪哼, 把阴茎对准妈妈的阴户一挺而进。 你道我怎么这么顺利就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原来妈妈在我抚摩下, 阴穴早就流水如柱湿透了一大片床单。 我的鸡巴插进妈妈阴道的瞬间,只觉得一阵窒息的快感, 然后就是极度的迷乱我的腰开始不受控制的挺了起来, 把鸡巴不停的插向我出生的地方。 我想停都停不住,只感到完全不手自己控制。 我的手也没有去抓妈妈的肥奶,只紧紧包住妈妈的大腿, 疯狂的抽动着。 无比刺激和爽快的性交感觉让我欲罢不能,妈妈那久未做爱的紧缩的阴道死死抓住我的鸡巴不放, 让我用尽全力才可以来回抽动滚热的鸡巴。 而妈妈也似乎感受到被阴茎抽插的快感, 不住的浪哼起来: 「哦……哦……老公啊……啊……你……啊……快……嗯……」其实性交就是这样 不一定就有什么过多的淫声浪语 只有不停地原始的唿叫着: 「啊……老公啊……哦……嗯……来呀!」妈妈用肥腿勾着我的腰, 死命把我往下压随我的抽动不停的扭摆圆臀向上迎合着我的鸡巴。 我乘机去亲她的蜜乳,再一次舔吃奶子的柔软和滑腻。 母亲在疯狂的性交着,完全不像原来那么羞怯, 把一身浪肉抖得让我发狂我不得不不停的去对准她的上下甩动翻飞的大肥乳, 抓紧妈妈的圆臀才不至于让鸡巴从阴道里滑出来。 我狠命抽插着,妈妈的阴道壁紧包着我的龟头, 在抽插几百次后我只觉得龟头一阵滚热,整个鸡巴涨痛难忍, 我想拔出来但是被妈妈的肥腿勾死了。 我感到鸡巴几乎都要爆了,同时也觉得一阵难以言语的快感传来, 让我急于发泄我用力一挺,鸡巴里有一股涨满的东西勐然喷了出来——我把精液一点不剩的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 「噢……啊啊!」我狂着,与此同时,妈妈也「啊」的一声尖叫, 一身浪肉用力一抖奶子和小腹都挺了起来。 我们同时都软倒在床上,昏睡过去……醒来后, 我看着妈妈媚态春情樱桃微张,一合一合的, 大乳向脖子搭了过去两腿张开,肥厚的阴唇还在流出蜜汁, 白肥的巨臀少露突翘细嫩的肚皮上粘满了我的口水和妈妈的爱液。 我看着这个骚美淫迷的贵妇人,忍不住又抱起妈妈, 甜美地亲吻起她的嫩肉来。 而妈妈也搂着我, 轻轻地叫道: 「老公呵, 刚才好舒服呢!」我一阵消魂压在妈妈身上又干了起来, 不多时就又泄倒在妈妈身上了。 从这以后,妈妈就把我当成她的老公,任我玩弄她的美体, 妈妈也爱上了这甜美的性爱生活常常主动要求做爱, 如果我有时不想做 她还会孩子一样的娇嗔道: 「来嘛, 就一下嘛老公!来嘛!」想不到「因祸得福」, 得到了这一个美妇人的主动求爱而这一切全都来自我那无法抑制的恶意的淫欲——很卑鄙也很让人向往啊! 。